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双鬼] 熊小孩的初恋(无料释出)

06-06-2016 笔。

◎台湾全职Only无料释出。

◎想写文和想看文的挣扎中。


每个人也有作为熊小孩的过去,李轩也不例外。


「喂!讲啊!」

「对啊,快讲!不讲就不准你走喔!」

「无错,讲了才让你走,快讲,快讲!」

某一个天朗气清的午后,年仅七岁小李轩咬着手下奉献的棒冰、手上拿了根随意捡来的树枝走在街上,路过公园的时候便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又是同级那群蠢货吧?

小李轩不以为意地在心里想,事不关己,他本无意那些蠢货干甚么──不就是斯负一下弱小的小孩罢了,能搞出甚么大事?

对于自己这成熟的想法,小李轩露得十分满意,拍了拍胸膛、点点头当作对自己的赞许便...

近期状况 和 台湾全职O无料

台湾全职ONLY有双鬼黄叶无料出没。

寄在小伙伴社团的摊←霸图05

欢迎大家去拿,有想亲亲抱抱我的小伙伴会效劳【欸】另外欢迎投喂非食物类【到底#

场次后会把全文释出, 无料不值钱!不要让别人赚【O


本子顺利地窗了!CWT应该能跟大家见面......吧,我猜#

另外是肉练习搬到Gacha了,LOF的连结弄好了,也可以在这里看←

Gacha会屏乎?


全职 - [双鬼] 无题(中上)

20-12-2015 笔。


传送点:

※预测会拖成四篇,下一篇等、下一次生日吧【被打#

※祝阿策生日快乐!

※暂时策轩、轩策无差,下一段会是策轩、最后会是轩策←这样!

※希望不會被屏!

※结果又是→传送点 (不老歌)


寻人启事【

早几天收到一封私信讲《猫》的,但我手机一点就当掉,网页版又看不到那个私信,所以~我回不了←可能要传一次…吧、我想(?


黄叶的《If》、《Catch Me》、《Love Sex》、《Seeking You》、《Age Controlled 年龄操控》都完售了,找个机会全文发出。


随便做个现存点文表:

200-里风

500-黄叶青楼Paro

500-驱鬼师黄少天x普通人叶神玄幻paro

500-叶修中心

800-双鬼的香港大排档

800-幼稚园黄叶(菜黄x大班叶)

800-黄叶老夫老妻日常


还有看我良心要不要再写下去的F/Z...

全职 - [双鬼] 责编与作家的爱情故事 06

*CWT40新刊,责编与作家paro,主轩策。

*定时于5:13 p.m.或12:22 p.m.发布(#)

 *少女心。 

 印调传送点


「阿策…」李轩他坐在沙发上凝重地望着吴羽策,身穿家居休闲服的人有种更平易近人的气质,只是在此时此刻,李轩的重点并不在此。

「你这篇是爱情小说吗?」他问。

上个星期李轩收到了一份吴羽策传来的新稿件,花了几天时间观看,刚开始还会用笔作批注和修订,但越往后看,越觉得一口老血快要吐出来。

吴羽策点点头,露出一副「你这样问不是白痴吗?」的神情,身后往后靠在沙发,抬手揉了揉蹙紧的眉间。...


全职 - [双鬼] 责编与作家的爱情故事 05

*CWT40新刊,责编与作家paro,主轩策。

*定时于5:13 p.m.或12:22 p.m.发布(#)

*少女心。 

印调传送点


「你好。是吴羽策先生吗?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叫李轩,接下来将会担任你的责任编辑,虽然我经验尚浅,但会尽力协助你,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初秋淡淡的日光自窗外柔柔地投射进会议室里,吴羽策听到声音后抬起了头,便看到一位身穿合身西装的年轻男子站在他的面前。

「你好。」

吴羽策朝人点了点头,略显清冷生疏的回了一句,视线望向对方伸出的手半晌,始缓缓地抬起手回握住,「我是吴羽策,劳你关照。」

多年以后,那只带着暖意的手吴羽策也早已经忘...

来做个印调。

说好的六月三十一号呢!

为甚么六月三十一号没有来啊###


我真的无比承认自己是一个笨蛋,靠wwww

内容各种改变所以干脆发了新的←

因为好心人帮忙弄了个大陆的印调地址,下面找←


八月场…想想也觉得快到了,就来做个印调吧!

这次也打算作内地的通贩,不过还是用慢慢的邮政,因为用顺丰实在太贵了←

因为打算直接台湾寄送,问了 团长←空格尊称#。

大概一本连挂号140NTD左右(30RMB)、不挂号就90NTD(20RMB)…两本就看重量猜是多RMB十块左右…

本子的价钱也差不多35-45RMB吧。

所以总数就自己算←

看你们要不要自己揪团集体运送(...

全职 - [双鬼] 责编与作家的爱情故事 04

*CWT40新刊,责编与作家paro,主轩策。

*定时于5:13 p.m.或12:22 p.m.发布(#)

 *少女心。 


吴羽策的家位于市内一个略嫌偏僻的宁静小区,李轩已经来过无数次,虽然也有一年多时间没过来,他仍旧能熟练地从吴羽策的口袋中掏出钥匙开门,带着人进睡房、放柔动作把人放在床上。

「阿策、阿策…」他看着没有回应他、反而在无意识躺着呢喃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地脱了吴羽策的皮鞋放回玄关,又再回房帮人松了松衣领,便再没接下来的动作,只是盯着对方的脸容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一年了…一年多快两年了,李轩跟吴羽策相隔这么久才又见面。

阿策是瘦了...

1 / 2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