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韩叶] 十年

29-03-2014 笔。 

*学园paro。

*短短的其实是给若若好伙伴的粮(?) @数千昼夜  @数千个昼与夜 ←两个都加#

*韩爷生日快乐!

 

穿着毕业袍的叶修无奈地望着苏沐橙。

「左一点、再前一点,哎、你的神情要认真一些!」苏沐橙纤瘦的双手捧着一台单镜反光机,朝着站在富欧陆气息的小亭旁的叶修说着。

叶修哭笑不得的跟随着苏沐橙的指示挪动身体,「行了呗,苏大摄影师。」

今 年叶修大学毕业,拿了有着毕业学院象征的黑袍后苏沐橙就一脸雀跃地说要拍照,本以为只是拿个手机拍一下而已,但对方竟不知跟谁借了一台单反相机,再三盯着 他换上合适的装扮便兴致勃勃的苏沐橙拉着在学园东奔西跑,见对方也算称职而且看来挺愉快,叶修也就任由对方为他「留下倩影。」

「好了,再来一张!」

叶修手一移又当是另一个姿势。

「你就不能多摆一些pose吗?」

「拍了三个小时了,我的大小姐,甚么pose都摆过了吧。」叶修苦笑地说。

「那就先中场休息,等下再拍!」

听到还要拍下去,叶修着实无奈:「还要继续吗?这样折腾下去,我怕拍了照却过不了毕业典礼。」

「反正相机也借了别浪费。」苏沐橙微笑,「下星期也要去…」

闻见「下星期」三字,叶修一阵恶寒,立马打断对方,「下星期也要?拜托饶了我吧。」

「话这么多是休息够了吗?」苏沐橙作状拿起相机。

「哥累了,好累!」识时务的闭嘴,叶修摇摇头,坐在小亭的椅上靠着柱身,眺望远方。

一旁的苏沐橙原是把玩着相机的微距功能,回首时见到叶修的模样立即多拍了几张。

耳边传来接连的快门声,叶修转头一勾唇角,「被哥的文青气质俘虏了?」

「是啊。」苏沐橙倒是很坦白。

「那等下别叫我再摆些装可爱的pose、我要文青。」叶修掏出烟盒一弹便咬了根烟,点了后缓缓吸一口。

「你就是懒吧。」苏沐橙边说边按动快门。

「这句可会得罪文青。」说完,叶修站起来,手撑在栏杆上,「这pose够文青呗?」

「郁郁不得志的。」

「喂喂、哥刚要毕业就来这句,以后谁帮你付学费。」

「壮志未酬。」

「这句也一样。」叶修失笑地望看苏沐橙,「每个pose都被你说成这样,小心文青来找你,哥救不了你。」

苏沐橙听罢却是轻笑两声,「哎、文清来了。」

叶修只是疑惑一瞬便了然,「此文清不是彼文青。」回头扬手:「哟老韩。」

来人正是同样于今年毕业的韩文清,他从远处便看到叶修和苏沐橙两人,走近时敏锐地听到他的名字,想对方是又拿自己开玩笑时才发现并不是在叫他。

毕竟叶修这么多年一直老韩老韩的叫。

「沐橙,你看我讲讲文青就把文清唤来,多牛。」

「来叫一声『出来吧──文清!』」苏沐橙笑着提议。

叶修侧头望了眼韩文清,「文清要出来吗?」扬起的唇带着浓浓的愉悦。

「幼稚。」

「说你啊。」叶修一下就扭头跟苏沐橙说。

「是在说你。」对方也不甘示弱地反驳。

就在他们左一言右一语时,韩文清说着:「你们都是。」转头望着叶修又语:「特别是你。」

「老韩,这可是针对!」叶修凑近韩文清,装着不满的神情说。

但显然韩文清早已习惯,不为所的瞥了叶修一眼,「事实。」

「别因为我刚刚不是在叫你就迁怒。」

「我没有。」仅仅是有一点。

「哥的心眼可清明得很。」叶修抱胸。

韩文清伸手替叶修弄好自肩膀滑落的披肩,淡淡地说:「看错了。」

「别想用一句看错了蒙我。」挑眉,见韩文清的动作后叶修也抬手整理衣衫,「这披肩总是掉下来,太烦了。」

「要用别针扣好。」

「这种女儿家的东西我哪有。」

「……」韩文清盯着叶修,叹口气后伸手把自己一边肩上的别针拿上来帮对方扣好,「先这样。」

叶修左右摆动身体,虽然披肩过了一会还是会掉下来,但已经没之前那么轻易,「好多了,谢啰老韩。」

「喂喂,你们都比闪光灯要闪了!」见两人无视自己,苏沐橙开口道。

叶修转首看向苏沐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多拍了几十张,分红,我七你三。」

苏沐橙嘟了嘟嘴,「六四。」

「我六你四、出卖色相的是我,多分点帮贴烟钱。」没商量余地就落下定论,叶修侧头便见韩文清望着自己。

「烟…」

没等对方说叶修就问口:「这可是我少有的嗜好啊,老韩。」

韩文清不发一言,但这绝不是让步,他总有办法不让叶修吸烟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猥亵事。」

「……」

「好了好了,别再讲了。」苏沐橙拿起相机,「你们两个正正经地拍几张吧。」

「嗯,好啊,我跟老韩认识这么多年也没啥合照。」

韩文清没多话,就在叶修旁站直望看镜头,见苏沐橙拍了几张后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台较为小巧的相机。

苏沐橙拍按了一下快门后等了一会便又单击,之后便对着韩文清扬手,递过单反相机,「难得有摄影师,帮我跟叶修拍照!」

叶修在苏沐橙走过来的时问,「刚刚那个是?」

「等等就知道。」

苏沐橙拉着叶修绕了几圈,强逼对方配合自己摆着奇怪的pose,玩得不亦乐乎。

「可以了。」她拿起刚刚放在椅上的两张相纸,给韩文清和叶修一人一张,「跟秀秀借的即拍即有,这种尺寸可以放钱包里喔!」

叶修望着相片中的他和韩文清,莫名有种复杂的情绪涌上,「……不是吉蒂猫的话就更好。」

「秀秀就只有这种相纸。」

听毕的叶修只能哭笑不得地把相片放进钱包,「谢啰。」回头不忘对韩文清说:「老韩可别拿我的照片做坏事。」

韩文清无言,默默地把照片收起来。

 

这张照片韩文清在往后一直好好的保存着。

跟叶修那张不同的是,他在背后写上了四字──

「十年。

      

     还有。」

 

 

评论(7)
热度(29)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