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双鬼] 熊小孩的初恋(无料释出)

06-06-2016 笔。

◎台湾全职Only无料释出。

◎想写文和想看文的挣扎中。


每个人也有作为熊小孩的过去,李轩也不例外。

 

「喂!讲啊!」

「对啊,快讲!不讲就不准你走喔!」

「无错,讲了才让你走,快讲,快讲!」

某一个天朗气清的午后,年仅七岁小李轩咬着手下奉献的棒冰、手上拿了根随意捡来的树枝走在街上,路过公园的时候便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又是同级那群蠢货吧?

小李轩不以为意地在心里想,事不关己,他本无意那些蠢货干甚么──不就是斯负一下弱小的小孩罢了,能搞出甚么大事?

对于自己这成熟的想法,小李轩露得十分满意,拍了拍胸膛、点点头当作对自己的赞许便又抬步,却没料到此时一个熟识的名字窜进耳内──「吴羽策。」

吴羽策…这名字真好、不对!吴羽策、吴羽策!

小李轩的眼神顿时一变,迈前的脚步停了下来,举步就朝吵闹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吴羽策、吴羽策,不就是隔壁吴阿姨的儿子吗?

他跟吴羽策虽然只差一岁,但因为一个是乖宝宝、一个是熊小孩,除了在偶尔遇见的时候会点头示好外,基本就是没交集,在小李轩的印象中就是一个精致漂亮的小男生,而他才不会说曾经把对方当成小女孩,但全因这个误会,他答应过吴阿姨要保护吴羽策,现在发现对方有难怎能就手旁观!

「叫我一声哥不就能走吗?叫啊!」

「对嘛对嘛,叫一声以后就没人欺负你了!」

「你们这些蠢货给我滚!」一看到三个蠢货团着吴羽策逐渐逼近,小李轩手中还没吃完的棒冰就已经扔了出去,正中了其中一人的脑袋。

凭着气势冲上前,「谁敢欺负他,这是我罩的人!」手中的树枝在对方没来得及应的一刻故乱地舞动,也不知打中了谁、打到哪里,总之便是快刀斩乱麻,一下子就把三个小孩打得不断呼痛,连回手的能力都没有。

「滚滚滚滚滚!不知好歹的蠢货!」小李轩灵巧地窜进三人间的空隙,手上挥舞的动作没有停下,另一手则一把拉过吴羽策的手,拔腿就跑。

「混蛋!别跑!」

「鬼鸟你!」想当然尔,熊小孩小轩绝不会干停下来的蠢事,更不会逞英雄来个一挑三,他可是个智勇双全的老大,因此牵着吴羽策的手直奔到一处他所知道的秘密基地后,才缓下脚步。

「呼、呼哈呼、哈…」小李轩拍着胸膛喘息,一旁的吴羽策也跑得脸色泛着微红,「喂、哈呼…我说、你干么站着傻傻的被他们欺负啊!你是笨蛋吗?」他站在吴羽策面前,伸出指头弹在对方的额头上。

「我、」吴羽策刚吐出了一个字就止住了话,没再说下去,眉头轻轻地敛起想着刚才只是帮母亲买完东西后便准备回家,不过是刚巧路过就遇上这种狗屎运──三个只比自己大一点的小孩强逼自己叫对方哥哥。

这是甚么新兴的流行吗?

面对吴羽策的欲言又止,身为豪迈、成熟老大的小李轩当然是不拘小节,他老成地哼了一声,手就已经搭上吴羽策的肩膀。

「放心,以后我罩你!只要有我在就没人欺负你了。」

吴羽策看着小李轩,半晌后微微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还带着孩童特有的软糯嗓音轻轻地道出一句,「嗯,轩哥哥。」

「……」

小李轩顿时不可自制地脸红了。

这一刻小李轩突然明白为甚么那群蠢货硬要拉着吴羽策要对方叫哥哥了。

「轩哥哥?」这个住在隔壁的大哥哥虽然跟自己不熟,但看对方却救了自己,还是小孩子的吴羽策立刻放下了戒备,侧着头关心地问。

「没甚么。」小李轩回过神来,摇摇头,「和轩哥哥一起回家吧?」

吴羽策看着小李轩伸出来的手,缓缓地握着了对方,「嗯,回家了。」

 

虽然他现在长成一幅暖男的气质青年、连他人都不曾相信李轩这人也会有熊、屁、中二的时代,但这过去却不能轻易地随时间烟消云散,毕竟这段历史的参与者就在他身边。

「喂,李轩。」

一把清冷的嗓音打断了李轩的回想,他回头,看向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比汉子更要汉子的漂亮汉子──吴羽策的侧脸,说:「嗯,怎么了阿策?」

吴羽策收起观察眼前一群孩童的目光,在小孩的童言童语下让他想起了一件往事,勾起薄唇。

他淡淡地说一句:「轩哥哥。」多年没有说过的称呼再次说出时,带了点温柔的笑意。

李轩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靠,硬了!

评论(2)
热度(20)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