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職/黃葉】如果藍雨

因为是贺文,因为是my史上最可爱的妹妹,所以分享!

这是一个有趣的设定www



夢不落:

  前言:獻給哥哥藍藍的二月生日賀文,生日快樂!!!外星人注意!記憶重置注意!背後注意!
  
  
  
  
  
  榮耀世界邀請賽如火如荼展開,十六國經過密集且激烈的相互廝殺,最終由中國隊抱得冠軍,榮耀而歸。
  
  在領隊葉修搭機返國前,國家競技總局便聯繫過葉修父親,取得同意讓他以顧問即技術指導一職留任職業圈。
  
  必要時前來聯盟,其他時候則可在家。
  
  與蘇沐橙有私訊往來的陳果從而得知第一手消息。
  
  ──榮耀再玩十年也不會膩。陳果想起葉修對自己說過的這句話。
  
  在電腦前她似是感傷的熱淚盈眶,以指頭抹去淚水後又欣喜笑開。
  
  
  
  同過去站在第一線時相比,葉修現在有更多時候走到戶外。
  
  方才他把對常規賽及季後賽新制的建議以PDF檔寄出,讓電腦保持待機便離開座位。
  
  他走出家門從口袋拿出煙盒及打火機,熟練地把底邊一角傾斜後對空輕甩,將突出頭的菸支直接用嘴叼起,以單手扳開打火機點燃。
  
  住家外頭大片水稻的景致,從初春時第一期撥種,撥下稀疏但整齊的嫩綠。進入夏季後,美麗的金黃稻穗佈滿整片。而後收割,經過半個月的風化乾燥,在豔陽最盛時進行第二期撥種,接著在秋末採收。
  
  這般風景轉化,葉修覺得永遠也看不厭。而現在正是豔陽最盛時,廣佈的綠意隨著午後微風搖曳生姿。
  
  葉修走在習以為常的道路上,將坐落郊區的住家周圍景觀盡收眼裡。
  
  田邊不遠處有間小屋屋簷及外牆磚瓦缺了大半,如足球門框般敞開,供與葉家租地的農民擺放農耕器具。
  
  那是他與葉秋小時候常一起玩抓鬼遊戲的地方。
  
  葉修緩步走向小屋,水桶後方突然發出些微聲響。隨著葉修腳步靠近,周圍的工具也開始顫動。
  
  一記綠光射出,不偏不倚地正中葉修的眉心。
  
  「哈哈!我贏了吧!」
  
  從水桶後方走出,僅能以發光的身體輪廓,判斷為約一百五十公分高的孩子。他拿著雷射槍開心吆喝。
  
  「啊、打到人類了……」孩子看著並非目標對象而昏厥倒地的黑髮男子,露出像是惡作劇不經意闖禍的無謂神情。
  
  另個同樣只能以身體輪廓看出身高,矮上一截的孩子拿著雷射槍跑了過來,「我就說不要在這裡玩,誰叫你都不聽!被爸爸發現看你怎麼辦?」
  
  倒地的葉修四周,散落著影像清晰並持續閃動著的記憶碎片。屬剛才中槍時從他腦袋噴飛而出。
  
  「都塞回去就好了嘛。」較高的孩子嘟嘴說。
  
  「要照順序放回去,不然這個人類會記憶錯亂。」
  
  「那你知道順序嗎?」
  
  矮些的孩子翻了白眼,「鬼知道……」
  
  較高的孩子將地上四散的記憶碎片全撥弄集中。
  
  「哎唷,黃髮帥哥。」他被其中一塊吸引目光,挑起欣賞把玩了一番。
  
  「哥哥!」因為對方不經心的行為,矮些的孩子開始有些惱火。
  
  被喊哥哥的孩子朝他吐舌,總算甘願收起玩心,遂捧起碎片一把朝葉修身上撒落。碎片接觸皮膚的剎那,即像雪花融化般滲入。
  
  「我們趕快回家。」較高的孩子嘻笑著抓起矮些的孩子手腕。
  
  他們向前奔跑的方向,突如閃現一道匯聚光芒的縫隙將人吸入。隨後光芒散去,兩人身影消失無蹤。
  
  
  
  你的好友君莫笑已上線。
  
  自從退役後葉修登入君莫笑都是隱身,唯有蘇沐橙看得見。
  
  「嗨、明天要歸隊了,來給我餞行的嗎w」
  
  「沒錯,不同隊也要加油啊。」
  
  「???」
  
  「怎麼、去國外回來昏頭了?」
  
  「……你要回那裡?」
  
  「藍雨啊,哥回國後跟他們簽的約。」
  
  「我們開視訊說。」
  
  
  
  夏休結束,暫離崗位的職業選手們紛紛歸隊,其中包括少數因轉窗交易改往其他戰隊下榻的選手。  
  
  藍雨俱樂部大廳內,已到場的宋曉及李遠與隊長喻文州正輕聲交談。
  
  後腳抵達的黃少天勾著在路上巧遇的盧瀚文腰間,人還在大廳外邊走廊就已經聽到他絡繹不絕的說話聲,其吵雜聲在見到其他隊友後更像一枚魚雷爆發。
  
  「好了,少天。」喻文州抓到黃少天的斷句開口,「大家長途通車都辛苦了,今天不安排任何活動,安頓好便休息吧。」
  
  「隊長隊長隊長!」眾人無語,怎麼搞的黃少天就在旁邊,外頭還會傳來一連叫喚。
  
  聲音的主人搭著門沿現身。鄭軒大喘著氣,舉起右手指往左側大門方向。
  
  喻文州不改自若,「你先喘口氣,發生什麼事了好好說。」
  
  「葉、葉修,跑到我們俱樂部說要進來……我讓景熙將他擋在門外了。」
  
  「什麼你說葉修竟然斗膽踩進我大藍雨的地盤,看我怎麼對付他!只留景熙擋他太危險啦,那人多陰險多卑鄙多沒下限又不是不曉得!」
  
  不單手速、嘴速也相當驚人的黃少天不用三秒說完,火速衝出去了。
  
  到了外頭只見徐景熙差沒掛兩行清淚,一臉無奈急討救兵的模樣,「啊……副隊……」
  
  黃少天像騎士護衛般,橫擋到徐景熙與葉修之間。
  
  「唉,哥不過是來報到,瞧你們慌的。」葉修將一直垂放在右肩的束背包放下。
  
  「???」
  
  叼著煙的嘴發出嗤笑,「反應怎麼都跟她一樣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黃少天想到向蘇沐橙打聽事由,拿起手機撥號過去。  
  
  「蘇沐橙給我解釋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黃少天撥號同時開了擴音。
  
  「我不清楚。記憶錯亂吧,但怎麼造成的他也不清楚。好好待葉修。給你們藍雨打手還算便宜你們了。」蘇沐橙末句低聲說完就掛了電話。
  
  
  
  「事情就是這樣,隊長。」黃少天無辜的將情況一五一十轉述給喻文州。
  
  喻文州、黃少天、葉修僅這三人,坐在藍雨俱樂部的會議廳長桌前閉門談話。
  
  「聽完我放心了。因為葉修面對蘇沐橙不說假話,也不是會自找麻煩的人。」喻文州說。
  
  「可是、隊長……」
  
  喻文州摸下巴續道,「明早請經理給你補簽個合同,我們藍雨的秘密武器。」
  
  葉修回以頗有玩味的語氣,「噢……賽季正式開打前不公開嗎?有意思。」
  
  「隊長,我們這沒空房了啊!」黃少天忍不住站起身說話。
  
  「嗯。說來我們隊裡誰跟葉修相熟?」喻文州看向黃少天莞爾一笑。
  
  
  
  黃少天慶幸自己平時習慣良好,不該被看到的都有收妥,房間也保持一定整潔。
  
  「黃少天大大快別招呼了,來哥旁邊坐下。」
  
  「招呼你妹!先說茶水間在房間出去盡頭右轉,別想我會幫你服務。」
  
  「呵呵,緊張嗎?」葉修坐在床邊,手肘倚在床頭撐著臉頰。
  
  「見鬼,本少就這過去,讓讓、讓讓。」黃少天右手來回揮動。
  
  叼著沒點燃的煙的嘴角微微揚起。
  
  兩人眼神相對,距離隨著黃少天步伐減少,近到葉修起身會與他碰撞的程度才停下。
  
  「真乖。」就著距離方便,葉修併攏兩指將煙拿開後以左手撐起身,朝面前的雙唇輕啄了下,「我先去洗澡。」
  
  被葉修施以石化術的黃少天強行解除了石化效果,「葉不修你你你你什麼意思?」
  
  相較黃少天風中凌亂的模樣,葉修微皺眉頭,一臉不以為然,「又不是沒親過,共處一室就夠你慌了嗎?」隨即關上附設浴室的門。
  
  該是暴怒或是害躁還是享受,黃少天沒法選定,轉而爆手速捎來手機撥號給蘇沐橙。
  
  蘇沐橙先發制人,「藍雨那個沒常識的,那麼晚還打電話過來!」
  
  「……」堂堂榮耀劍聖被弄得心累,快不想說話了。
  
  「你知道葉修還跟我交往嗎?那傢伙剛才親我……」黃少天扶額。
  
  「接受他、面對他。要是敢讓葉修難過,我比賽上跟私底下都給你好看^^」
  
  黃少天靠蘇沐橙的語氣都能想像出語末有微笑表情。那是榮耀女神意圖對人不客氣的一種暗示。
  
  「……」
  
  然後又是蘇沐橙掛了電話。
  
  
  
  常規賽正式開打,首周各家電競頭條報導皆由藍雨的秘密武器,葉修一波拿下。
  
  輪回主場對上藍雨的團體賽尤其讓人誇誇其談。藍雨維持六人各司其職的戰術,讓君莫笑開陣,其他人策應。另由夜雨聲煩捕捉君莫笑有意引誘敵方下手露出的破綻。
  
  終盤二比八,藍雨團體賽確保全員並拿下勝利。
  
  
  
   http://tmblr.co/ZTECvh220qC8M

 

  

  藍雨比賽第二周主場對上興欣,興欣選手們久違看到自家戰隊前隊長、本應退居幕後的葉修,再現身擂台卻成為藍雨打手並沒露出訝異神情。
  
  雙方準備上陣的選手們在舞台上面對面一列排開。賽場主播提及輪回杜明經夏休轉窗期主動聯繫興欣隊長,協議以一千萬轉會費,選手與角色同捆轉會興欣,作為主力出戰。
  
  興欣全員輪番向藍雨選手握手致意,唯獨遇葉修時每人都附加一句話。
  
  「在那邊過得好嗎?」現任隊長蘇沐橙關心詢問,葉修點頭。
  
  「藍雨的下限還好嗎?」面對方銳一貫的垃圾話,葉修只是笑笑。
  
  唐柔渾身充滿高昂鬥氣,「待會個人賽首戰是你嗎?來一決勝負!」葉修隨口應了聲好。
  
  與杜明對視時,葉修搶先說話,「唷、新人,來給哥拜個碼頭。」
  
  杜明撇嘴回道,「說什麼鬼。」
  
  喬一帆神色興奮,「還能看到前輩出現場上真是開心。我會加油!」葉修神情欣慰。
  
  包榮興抬手敬禮高呼,「老大你在藍雨那邊臥底辛苦啦!」顯然這是蘇沐橙對內的說詞。但聽信的也就他一人,其他人因為明白定有隱情,都沒打算追根究底。
  
  「呵呵,沒什麼。」葉修心中浮出一絲困惑,但他表現依舊淡然。
  
  向來面癱的莫凡主動對他打招呼, 「好久不見。」可想而之,歸功於蘇沐橙的教化云云。
  
  葉修心中感慨,「嗯。」
  
  羅輯見到葉修時握拳喊話,「大神,我已經能很好的控制住五隻召喚獸了!」葉修很自然地伸手摸他的頭,此舉在一些新進興欣粉眼裡像是占人便宜,遂發出陣陣噓聲。
  
  最後是安文逸,他因葉修拉攏從死忠霸圖粉徹頭徹尾轉成興欣粉。過去軟弱的短板治療如今目帶堅定,「謝謝。當初還來不及說,你就退役了。」
  
  「謝什麼。」那是你自己的努力。未說出口的話從葉修目光流露。
  
  本戰終盤九比一,藍雨大勝。不過興欣與藍雨交鋒的過程中,其澎拜歡快的氛圍幾乎要讓人以為是全明星表演賽,但大大不同的是雙方皆全力以赴。
  
  
  
  藍雨獲勝的記者會上,喻文州、黃少天、葉修共同出席。隊長喻文州向媒體大眾正式宣布,藍雨引進有榮耀教科書盛名的葉修後,研擬出來的強大戰術。
  
  新戰術命名金三角,於藍雨六芒星的布陣基礎上追加。以葉修為頂點衝鋒陷陣,黃少天與喻文州在後方運籌帷幄。
  
  
  
  晚間藍雨一行人回到俱樂部,大夥有默契地火速將行李放回房間便來到食堂。由黃少天領頭,眾人舉起裝著各種飲料的水杯歡騰慶祝。
  
  黃少天拉著低頭扒飯的葉修說話,親暱的兩張臉挨得很近,「喂喂老葉,我第一次覺得有你在真好。」水杯裡裝的是牛奶,而他因為情緒亢奮以致面頰泛紅。
  
  「醉了吧你,去去。」葉修將黃少天的臉推開,繼續扒他的飯。
  
  黃少天續走去對桌抓著盧瀚文巴拉巴拉說個沒完,方才如願收到敵隊前輩回訊的小劍客喜孜孜迎合,藍雨俱樂部食堂頓時變成婆媽鬧騰的菜市場。
  
  
  
  結束徹夜歡騰,黃少天與其他隊友總算甘願被喻文州催促回房。
  
  回到房間後見到葉修穿著黑襯衫,一身梳裝整齊坐在床邊,而身側擺著當初他來到藍雨俱樂部門前所帶的束背包。
  
  「怎麼、是準備來趟小旅行嗎?幹嘛不說,先說我好陪你去啊。慢著慢著不過是連贏兩場也太性急了,雖然第十一季的冠軍鐵定是我們藍雨。」
  
  葉修娓娓開口,「少天,我都想明白了。」氣氛因為他雙瞳流徜的靜肅瞬間冰結。
  
  黃少天清了喉嚨,重新調整陣勢。「想明白什麼?」
  
  「我不屬於這裡。也沒有你說過喜歡我的記憶。」
  
  「我的確喜歡你啊。」黃少天起意衝向前抱住葉修但沒付諸行動。
  
  葉修分神點了根煙,「誤會、都是誤會。對了,合同還沒簽成真是萬幸……」說完吐出一縷白煙。
  
  然後他拿出煙盒抵著盒身將煙掐滅,再將煙蒂丟往垃圾桶。接著站起將束背包甩到右肩。
  
  黃少天語氣堅決,「你大可以留下來。」
  
  「不,我得離開。」葉修搖頭。
  
  黃少天沒再開口,宛若世界的時間隨著兩人沉默停止走動。  
  
  過了半分鐘,黃少天走到電腦桌前拉開夾層抽屜,拿起一樣東西拋丟給葉修。「接著。」
  
  某樣精巧的小物劃開流星般的軌跡被葉修接到手中。是把銀色雕空設計的鑰匙。
  
  黃少天一展他自信表情,「那是我在G市買的套間鑰匙。要是冬休你準備好了就過來。」
  
  「嗯。」葉修面無表情,拿鑰匙的手心悄然握緊。
  
  藍雨金三角僅在第十一賽季兩場比賽中曇花一現,卻在眾多榮耀人心裡留下永不可抹滅的印象。
  
  
  
  有話說小孩是風的孩子。
  
  「哈哈哈──看我的,射日!」只能單憑身體輪廓判斷是約一百五十公分高的孩子,將飛盤朝空中太陽高掛的位置甩去。
  
  寒冬呼嘯的陣風毫不留情將飛盤吹翻,進而失速掉到孩子後方被一道鐵皮圍籬遮蔽的道路旁。
  
  「吼!丟那麼高被吹走了啦!」身高矮些的另一個孩子高聲尖叫。
  
  風大怪我囉?高些的孩子擺出無賴表情,跟隨矮些的孩子跑去飛盤落下的方向。
  
  走在人行道,黃少天突然踢到一個銀色圓盤。他拾起檢視,那東西造型長得有些古怪,軟Q能彎折,類似小時候玩過的飛盤。
  
  「那是我們的!」身後跑來兩個像發光體,看不清模樣的孩子齊聲向他索取手上東西。
  
  「噢。」黃少天反覆眨眼還是看不清,但麻利的將飛盤遞出去。
  
  「謝謝哥哥!」矮些的孩子點頭致意。
  
  高些的孩子歪頭睜大雙眼,「欸?黃髮帥哥本尊耶嘻嘻!」轉頭牽著另個孩子的手一溜煙跑走。
  
  數秒後回神,黃少天意識到自己驚見異形,「媽的……」內心不禁打了個哆嗦。
  
  「少天,肚子餓了。」走在前方三米的葉修終於捨得停下腳步回頭。
  
  「急什麼,待會看本少把你上面跟下面的嘴都餵飽。」此話一出,葉修投來憐憫眼神。
  
  「葉修你什麼眼神?飽暖思淫慾聽過沒聽過沒?」
  
  「唉,哥覺得你可愛而已。」葉修偏頭呲笑。「別去餐館了,路邊攤隨便買買就回家。」
  
  黃少天三步併二步,張開雙臂從後方將葉修臂膀大力環抱。
  
  G市小巷內兩個大男人就這麼邊嘻戲、邊摟肩前行。
  -end-

  
  
  
  
  
  後記:只要哥哥還堅持,我就會跟在身後支持^^

评论
热度(21)
  1. 四千三百萬光年夢不落 转载了此文字
    因为是贺文,因为是my史上最可爱的妹妹,所以分享!这是一个有趣的设定www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