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黄叶] 那么我不客气咯

19-02-2016 笔。

※ @黄叶深夜60分 題目:那么我不客气咯

*说好要今天发,就压线发!

*这是没黄叶感的黄叶,有后续但还没打好请稍等【欸】

*叶修没上线【?】

*看来是古代风的现代文←

和亲,这两个字对黄少天来说比脏话更难听。

尼玛的他压根儿不想来一场政治婚姻,虽说生于帝王家根本别无选择,更何况他是黄姓嫡系长子,但是多年前说好的不强逼、不强求、不干涉通通都拿去喂狗了吗!

但任凭他如何用三寸不烂之舌,和亲是铁铮铮的事实,他也是砧板上的肉了,而到今天、到这晚,他便是一个可怜的有妇之夫,自由恋爱甚么的于他而言已是过眼烟云。

屈服在父皇和母后的淫威下,他和那个不知外表是圆是扁的人拜过天地,喝了不知多少杯用以消愁的酒精后,还是无法逃避的站在他的新房前,看着那道紧闭的门。

头皮发麻。

黄少天一点也不想踏进去,进去见他的新婚妻子,但奈何他怎样也不能临阵退缩,在后头一双两双热切中又带威逼的眼神下,他抬起了手,望向自己的手缓缓地贴在漂亮的雕花木门上。

「吱啊──」的声音传出,细小而缓慢,就似黄少天的心情──不情不顼,但门连小半都还没打开,猛然的一声巨响破窗而出,穿着一袭红的身影就在他身前掠过。

「谁!」他大喝一声,贴身的短剑随即朝身影挥去,凌厉的去势却无法阻止身影意欲翻墙逃离的行动,「往哪逃?」纵身一跳,自问轻功了得的黄少天快步跃到身影旁边,五指成爪就要捉住对方旳颈后衣领,却没料到对方像是长了后眼一般,头一侧就让五指仅仅落在空气中。

「呵。」

一声轻若羽毛的笑声随风窜进黄少天的耳中,红衣旋即在半空划了一个圆,藏在裙襬里头异常阴险的脚刀一下就踢中黄少天的腰侧。

「呜、」黄少天吃了一下暗亏,凌空中的身影也就维持不住,幸好落地时仍能稳住身子,不至于在人前摔个大跟头。

「啧!」他朝已经离去的身影砸舌,返身一把推开门走进了他的新房。

果不其然,用大红装饰得异常艳丽的房间里空无一人,一双精致的白瓷杯、一壶清酒孤伶伶的搁在桌上。

「发生甚么事了?」

闻讯赶来的皇上和皇后见着儿子的新房窗子破了个大洞,里头的新娘子更是不知所踪,不由得大惊失色。

黄少天没有响应,只是盯着那大红身影离去的方向,嘴角一勾,半晌才舑出一句,「那是我的新娘子吧?」半瞇起的眼睛中带着一抹趣意,对方的举动引起他的兴趣。

「嫁到我家可不能随随便便就跑掉。你说是不是?天地也拜了,怎能一声不响就走了?像我这样容貌俊朗、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人可是万中无一的,不行不行,我就要把人抓回来。」黄少天自顾自地说完后便拿过自己的佩剑,当然少不免带上一些盘川便朝着那方法离开。

「既然是我家的,抓回来后…那么不客气啰。」唇角一扯。

评论(13)
热度(51)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