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黄叶] 别当我是小孩子

04-01-2016 笔。

※ @黄叶深夜60分 題目:别当我是小孩子

※自从有深夜60分后好像勤奋了不少,但该完成的其实还没完成【你

※没有灵异感的灵异…paro?

 

黄少天跟叶修认识在那一个湿冷的雨夜。

寒冬本已驱走了不少暖意,配上淅沥淅沥的雨声,就算头上一把大伞挡住了水点也没法阻止寒意入侵,黄少天口中吐着白雾,一手插在口袋中搓着暖包,在这冬雨中走着。

人来人往,人们都赶在这晚上回到温暖的家,他也不例外,只是家中也没有甚么温暖罢了──单身狗一名,饭香甚么的都是自己带回去的晚饭而已。

「哈啾!」后颈一阵凉意,鼻子一痒便打了个喷嚏,黄少天揉揉鼻头,眼角余光瞄到阴暗的后巷有些东西在蠕动。

老鼠吧、唔?

毫不感兴趣而欲转移视线的瞬间,一双闪动着一抹凌厉光芒的眼睛刚好和黄少天四目相看,黄少天愣住半晌,思索一会后迈开脚步往那双目的方向走去。

至于原因,他那时候也说不清,命运的相遇──或许只能用这形容吧?

走近,接近,直到来到一个残破的木箱子前他停下来。

在黄少天眼前的是一个大约十岁的小孩,身上穿着破烂的衣服,而且都被雨水和地上的污积弄得又脏又乱,但是对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名为落泊的感觉,晓是寒风萧瑟却没有一丝颤抖,仅仅睁着眼睛看着他,若非眼中那抹闪过的警戒,黄少天都要以为眼前的小孩只是个仿真度极高的机械人罢了。

「走失了吗?」他开口问。

听到他的问话,小孩的嘴勾起一个弧度,「要收留我吗?」语落,又似刚想起般补充一句「大哥哥?」明明是一副天真幼嫩的小孩脸,配上笑容竟然没有甚么甜美可爱的感觉,反倒有种违和感,硬要说是甚么,那便是两个字──欠揍。

但在此时此刻,黄少天没有多大的反应,暂且把这种态度归类为──未成年小孩流离失所生出对陌生人的戒备和敌意,「没地方去就先跟我回家吧。」他耸耸肩,伸手把小孩拉来,触手冰冷,「嘶──我说你在这里待多久了,要不是我发现你,你早就冷死吧?对了,我是黄少天,你叫甚么名字?」

「我是叶修。」

 

叶修觉得黄少天是个怪人。

素昧平生的人轻易的就带回家,不单给他住、给他吃,还准备了他的衣服跟日常用品,虽不至于事事嘘寒问暖,但亦不远矣。

热情。

过份热情。

「我说,黄少天。」叶修挑眉看向当着干净衣物叮嘱他洗澡的黄少天,「我不是小孩子。」淡然得没别的情绪,仅似是平述事实。

「你不是小孩子那谁是小孩子?行了行了,总会长大的用不着急着要装大人,当大人很辛苦的你知道吗?又要工作又要烦这烦哪的还不如当小孩舒服,我说啊我以、」

「我去洗澡。」叶修一下子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一个人热情归热情,热情到这么烦人的地步还真是少见。

就像夏天的太阳。

──叶修第一次见识这状况时如此想道。

现在倒是少了这种看法,毕竟正面面对黄少天时很难不生出想毒哑对方的念头,而叶修也曾经如此想到,不过念在人的照顾也就忍耐下去。

结果这一忍耐,也都忍了三年。

他没想到会待在黄少天的家里这么久。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怎么了?」

「我的领带呢?蓝黑色斜纹配上我简直就是如虎添翼的那条领带呢?」

叶修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就在这儿呗,瞎了的少天大大,用得着把所有东西都挂在身上方便寻找吗?」轻易就翻了那条领带出来丢在黄少天身上。

「不就是一时找不到给你一个报答我的机会,好歹我出去辛勤工作养家,你这个不知报恩的小孩!」黄少天利落地把领带打好。

「好好,最辛苦是你了。看过来。」叶修敷衍地回了一句,伸手帮黄少天整理衣领,凑近的一刻便看到对方脸颊染上的红,勾唇,「怎么?又对我心猿意马了呗?」坏心肠地靠得更近,温热的呼吸就喷在对方的颈侧。

「你你你你、我!我是不会对未成年人下手!」黄少天异常坚决、义正词严,若忽视他盯看着叶修的炙热目光。

叶修一手把黄少天推倒在沙发上,指尖朝空划了个圈后跨坐在对方身上,嘴角上勾,目光中含着一丝戏谑。

「喂喂喂为甚么我动不、喂你掩着我的眼干甚么,叶修你别人细鬼大,生活作息已经够老了别还在这个时候当大人!」

「呵。」叶修轻轻一笑,「我说你知道我是甚么人吗?」

「不就是个老爱装成熟的小屁孩!」黄少天秒回。

叶修缓缓靠近黄少天,「不就灵力不稳便被个屁孩反说是个屁孩。」

「叶修你这是、唔、」话语间感到额间覆上一片柔软,黄少天怔住,当眼前回复光明时却看到了一个该是熟识、但脸容却有几分陌生的叶修。

勾扬唇角,好笑地看着黄少天一副呆怔的样子,叶修──回复原身的他又再俯身,在对方的唇上烙下一吻,「我早说了,别当我是小孩子,黄少天小朋友。」

评论(8)
热度(69)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