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双鬼] 责编与作家的爱情故事 06

*CWT40新刊,责编与作家paro,主轩策。

*定时于5:13 p.m.或12:22 p.m.发布(#)

 *少女心。 

 印调传送点

 

 

「阿策…」李轩他坐在沙发上凝重地望着吴羽策,身穿家居休闲服的人有种更平易近人的气质,只是在此时此刻,李轩的重点并不在此。

「你这篇是爱情小说吗?」他问。

上个星期李轩收到了一份吴羽策传来的新稿件,花了几天时间观看,刚开始还会用笔作批注和修订,但越往后看,越觉得一口老血快要吐出来。

吴羽策点点头,露出一副「你这样问不是白痴吗?」的神情,身后往后靠在沙发,抬手揉了揉蹙紧的眉间。

 

「那是一把接近五寸长的小刀,金属的银光带给人阵阵寒意,隐隐约约看出的锯齿型刀身……」

「一道深及一厘米、约五公分长的狰狞伤口自左到右落在他的手臂上,鲜血泊泊流出、沾满了整个手肘后,又再滴答滴答的沾污了她白色的仿纱长裙,肌肉被何谦逞凶时的狠劲切断,总觉快要露出面白森森的骨头,吓得她眼泪直流,慌张地拿出手帕为人包扎……

『别哭了。』他摀住手说:『不就是个刀口子,去医院缝个十针就没事。』

『但是、』

『服下抗生素后,以消毒药水消毒,再用生理盐水冲洗伤口。』他开口淡定地道:『之后再缝合帮助伤口愈合,期间会进行,待伤口程状可以便可以拆线,现在也有能自动溶解的缝线,放心。』」

 

李轩只挑了一部分念出来,看人仍旧是一脸茫然不解,不由得抚额,半晌才没好气的解释说:「我说你这是介绍刀具还是医学频道?」

吴羽策沉默一会,敛眉思索后才慢慢地开口:「…科普知识?」

「要想知道这些就不是看言情小说了!」李轩忍不住轻力巴了吴羽策一下,在上一本书时同甘共苦过后,他跟对方的关系已经不错,至少这种打闹也没问题,「而且女朋友都要哭还这么冷静科普甚么!」

「那…修掉。」吴羽策蹙了蹙眉,凑近茶几接过李轩手上的笔在稿子上画上几笔,翻了翻其余的稿件也同样圈出需要修改的部分。

「阿策,你的手好热。」在触碰到吴羽策时,李轩突然碰到一股来自对方皮肤上的不正常热度,疑惑地看向人。

「有吗?」吴羽策不以为意,两手相握除了感到比往常高一点的热度也没甚么不同,再触及额头时才恍然大悟的回句,「有点发烧吧。」

难怪今天早上起床胃口不太好、而且还有点晕,还以为是因为昨天晚睡了。

听到吴羽策说发烧使得李轩一下子便紧张起来,连忙起来坐到对方的身边察看,但见到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就觉得无言,「发烧了怎么不跟我说,我可以明天带稿子才过来。」

他一上来其实就发现吴羽策比平日来得迟钝了点却不以为意,早就该要知道不对劲,结果自己到现在才发现对方的身体状况,真是失职。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吴羽策耸耸肩,带点无辜的语气。

李轩想气又气不过来,怒意最终只能化作一句低骂,「都发烧了还没自觉,你这笨蛋!」想到这个人还一直独自一人居住,居然到现在还没因为甚么事而死掉真是命大,直叫人不放心不下来。

笨蛋?

吴羽策挑眉盯着李轩,「反正身体的抵抗力会打败病毒和细菌,发烧是代表身体的抵抗力正在工作。」他倒觉得没甚么大不了,用不着这么紧张。

李轩此时突然一手伸出,手背贴近吴羽策的额间量度体温,「还好这不算烫,要是高烧烧晕了脑袋我看你怎么办!」

被触及的剎那间吴羽策一愣,过份亲昵的举动让他不由得腼腆起来,「现在不就是小事吗?」伸手想要拿起桌上的稿子,但李轩却先一步拍掉他的手。

「不做不做,今天不用做,等你好了才继续工作,都已经生病了,我还没那么斯巴达要你硬撑着,不好好休息怎样用脑袋想大纲!」见人就像个工作狂一样病了也不安份,李轩更加无奈──又没有强逼他交稿,是在着急甚么呢?

吴羽策深知自己现在这状态也无法写稿、写了大概也是等着大修,刚刚也仅仅想要转个话题、掩饰尴尬罢了,「…嗯,我知道。」他回道,然后起身往厨房走去。

李轩原本以为对方只是到厨房倒杯口喝,却没料到竟然听到打开煮食炉的声音,「你好生安份的坐着不行吗?想要干嘛,不就叫你休息一下?」他走进去就看见吴羽策正用一个锅子把水盛了半分满后放在炉上。

「李轩…」吴羽策转过头来,手正夹着一个铁罐子呼唤李轩,但还没说下去,手中的东西就被对方抢过来、还劈头就骂──

「我说你就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是吗?我一脸和善可不代表我好欺负,你再不去休息别怪我不客气,我把你的稿件撕了也敢啊!」

李轩恶狠狠地说,只是吴羽策却是一副茫然不解的目光看着人。

「…我就想叫你帮忙,我要去洗澡。」吴羽策瞅了眼锅子,再望李轩、指着对方手中的铁罐,「菊花茶,会熬吗?糖下两条就够。」语落,就走出了厨房。

抬步踏出了两步,他倏突停下了脚步,朝厨房里头淡淡补充一句:「稿子就算撕了,我也有计算机文件。」

顷刻,李轩就像一个泄气的皮球,骂人不但骂错了还被人反击一下。

他叹一口气,看见水煮开了便把一些菊花放进去,加了两片糖,站着想了想后便翻一下吴羽策的厨房,看到放枸杞的盒子时顺便放了几颗进锅里。

再待了好几分钟,菊花茶便煮好,李轩倒了一碗放在茶几上,见吴羽策还没出来便走去浴室,听到水声停了就问:「阿策,你还可以吗?」只是里头并没有响应,担心对方是不是晕到而正想敲敲浴室的门的时候门就打开了。

手顿时僵在半空中,半秒后才开口:「呃、菊花茶好了,还热着。」

吴羽策点点头,「谢谢。」他头顶披着毛巾走出来,刚淋浴后浑身皮肤都散发着逼人的热气,脸上泛着微红。

李轩在人走过时嗅到一股沐浴乳的味道飘过──

「哈嚏!」

吴羽策脚步一停,回头一脸奇怪地看着他,皱皱眉后才又重踏步伐去大厅,瞅见茶几上的碗后也没停下、朝厨房走去。

「阿策,我帮你倒了。」

就在李轩疑惑的向厨房发话时,吴羽策便拿出一个盛着菊花茶的碗子出来,递给了自己。

「给你。」

「嗯?这都是煮给你喝的,你发烧该多喝点。」李轩不解地看着人,手把碗子推了推回去,这是煮给对方喝的,他就无需尝。

吴羽策反而挑一挑眉,「你不是也感冒了?」

「我?」听到吴羽策的话,李轩却更加茫然。

「刚刚打喷嚏。」

李轩一瞬间恍然大悟,「…不是,我对茉莉花味道比较敏感。」他伸手揉了揉鼻子,对吴羽策笑了一笑,没想到对方也是会关心别人。

「这是我妈买的,不用白不用。」吴羽策把碗放在一旁,坐在沙发上将凉了的菊花茶先喝掉,抬头看着李轩,问:「你还对甚么味道敏感?」

李轩搔搔头,「嗯…就玫瑰还有茉莉,咦,该不会是想换味道?」他们的交情还没好到为另一个人换沐浴乳味道的吧?

「那瓶快用完了。」吴羽策说完,停了半秒又开口补充:「免得你以后在我洗澡后过来就一直打喷嚏。」

「哦,好。」李轩点点头,半晌又有些不知所惜地道:「谢谢。」

吴羽策棒着碗一口一口地喝着,瞥见人嘴角微勾的,挑眉道:「你笑甚么?」

总不能说这样喝着有点不合乎年龄的可爱吧。

李轩心想,甩了甩头装作无事的收起了笑容,扬扬手:「没事,你喝完就早点睡吧。」

「嗯。」吴羽策头一仰,把碗里的都全喝掉后就站起来,打算去洗东西时就被对方伸手强硬地阻止了。

李轩接过了吴羽策手上的东西,「稿子我帮你放在书房,可以吗?」

「…麻烦你了。」见人动手帮忙,吴羽策也没多推却,洗了澡后喝完菊花茶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舒服得很。

一回到卧房躺在床上,没多久就已经睡觉了,连李轩敲门进来也不知道。

「阿策…」李轩放轻脚步、压低声音呼唤对方,原想告知一声已经把稿子放好、准备离开,结果人就已经睡着了。

他嘴角一勾,柔柔地道:「晚安。」走近帮忙拉好被子后便离开。

一夜过去,吴羽策睡到一早就被门铃吵醒,迷迷糊糊地醒来觉得浑身都被汗水弄得黏糊糊,身体比昨天还要来得重,蹙紧眉头、抚着发疼的额间,挣扎着起床,拖着沉重的脚步去开门。

门一打开,他居然看到李轩站在门外。

「阿策。」

李轩一回到家就想到要是吴羽策严重到不能动,没水喝、没饭吃、没人照顾那怎么办?细思几分钟后觉得后果可怕,因此睡了一觉后便早早买了材料过来。

这下一看便知是走对了。

吴羽策半瞇起眼睛看人,侧身让人进了门后摇摇晃晃的走到沙发上坐下,「你、怎么来了。」他觉得身体酸软得很,而且头还传来阵阵刺痛。

明明昨天也睡了一觉,也喝过菊花茶,该是会退下来的热度不跌反升,整个人难受得很。

察觉对方比昨天还严重,李轩猜想可能是晚上粗心大意没提人吃退烧药的关系,「我担心你今天会病更重,过来照顾你。」

「…不、」

见吴羽策想要拒绝便发话打断,李轩认真地看着人:「你看你这样子能照顾自己吗?快回床上睡,我去熬点粥,等下叫你吃了就再吃药。」走近扶住对方的手臂,把人带回卧室睡觉。

吴羽策慢慢上了床,「咳、…谢谢你。」眼睛瞅着人、话都闷在被子里,闭上双目又再睡去。

李轩的厨艺并不高明──始终家里上有高堂、下有弟妹,纵然在大学曾煮几把方便面、周末有心情就下厨刷刷经验值,但技巧称不上纯熟,不过只是熬碗粥也是能干的事。

照着母亲的指示顺利地把粥熬好以后盛出来,等凉了一点便捧进睡房,把熟睡了的吴羽策叫醒,「阿策,起床吃粥吃药了。」他把盘子放在床头,拍了拍人的肩膀。

看着刚被吵醒的人显然茫然得很,李轩怕人手一软把碗倒翻了。

「能自己拿吗?」

吴羽策点头,坐起来挪动一下枕头后便接过仍有微温的粥,带着淡淡咸味的粥很轻易就入口,空虚的胃部因为暖粥而满足得很,精神随即也好了一点,勾起了嘴角说道:「谢谢。」

「谢甚么,不客气。」李轩理所当然地笑回,接过了空碗、递药,「吃下药再睡一下?还是想再吃粥?」

「不睡了,想吃粥。」

他昨晚接近七点就去睡,到早上也睡了十几个小时,也没想睡的念头。

「那我多盛一点给你。」

「嗯。」吴羽策待人出去后起床,他睡一整夜也没洗澡就觉得全身脏兮兮的,进浴室洗掉一身汗味、换上干净衣服,一出来就看到李轩坐在大厅。

「锅里还有粥,下午想吃的话自己盛出来,吃了药记得多睡点,不要去碰稿子,我晚上再过来陪你吃晚餐。」

「你、晚上不用麻烦你了。」想想自己根本不是大病,也不好意思让人早上晚上都过来一趟──现在责编的工作范围包括兼职保姆吗?

李轩搔搔头,「反正也没多远,你一个人住还生病了我真的不放心。」

生病的人就该好生照顾,更何况对方是自己负责的作家?

结果这一照顾下来、直到吴羽策病好之前,李轩都会定期到对方的家料理早晚餐,而甚至到对方身体康复后,也多了一个上去煮饭的习惯。

在他眼中看来反正两人都是独居,彼此照顾也好,不过这频频下班去买菜的举动就被同事笑说是不是交了女朋友。

「甚么女朋友,就阿策啊?」对着一脸八卦的同事,李轩无奈地回应。

「对负责作家这么好,以后小心女朋友会吃醋啊。」

「安啦,女朋友的影也没看到,有了再说。」

 

←试阅完。

 

评论
热度(24)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