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黄叶] Seeking you 06

*CWT40新刊,ABO,mile的点文。

*定时于5:29 p.m.或8:10 p.m.发布(#)

*设定O在发情期吃了药也会闻到/被闻到信息素, but both cannot focus who emit this.←硬要用破英文#

*Mixed smell is difficult to differenciate.←继续破# 

 

印调传送点

 

 

到底叶秋是个Alpha还是Beta,黄少天当天还是没能得到答案,直至又一个赛季开始,春节的到来,这问题才终于水落石出。

一直以来的春节,叶秋都会跟苏沐橙留在H市的嘉世宿舍里二人过节,但在初二那天,苏沐橙就接到好友楚云秀的电话邀请,联络感情,沐橙一开始是不愿意留下叶秋一人,但在晚上时黄少天刚巧打了电话过来。

黄少天在言谈间大概只是无意中提了句「不如过来G市旅游」、也没料到叶秋居然就答允了。坐言起行,翌日跟苏沐橙美美的睡到中午、吃了午饭,对方就收拾东西去找楚云秀;而叶秋则穿了件外套、被逼拿了个环保袋就独身一人去找黄少天。

若忽视苏沐橙在分道扬镳时那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叶秋想这也算是一趟不错的旅行。

这一年的冬天异常寒冷,G市靠北的边缘地方也早早落了一场初雪,蓝雨俱乐部处于G市接近中心位置,虽然不至于下雪,但也是呼呼风吹、寒风彻骨。

时值初三,春运的人潮算是散了大部分,叶秋顺利地买了到G市的火车票来到了目的地,在火车站凭着姿色赚了一通电话通知黄少天,便打车来到蓝雨俱乐部的大门。

一下车,叶秋就看见戴着围巾、身穿厚厚大衣的黄少天正快步走到自己面前。

「哟叶秋,怎么这样久,我都待在这里好几分钟了,再让我等下去信不信我把你丢下?」

叶秋挑眉嘲讽地一勾嘴角,「把人邀过来又扔下,蓝雨的『好客之道』真该让人见识见识。」

「放心,就对你。我看把这讲出去不知有多少霸图粉吶喊助威、拍手欢迎,想想就该这样做。」黄少天认同地点点头,随即又道:「叶秋你吃了晚饭没有,我饿了,带你去吃好吃的。对了你这天住哪里?」

「把人邀来不是该包住宿吗?求收留,少天大大。」明显是求人,但叶秋却没一丝求人的态度。

他匆匆来到这边当然也没订酒店的时间,不过他倒也不担心甚么。

想当年他离家出去就凭着一股勇气、兜里的几千块,不也成功活下去,现在虽然钱不多,但人就站在人家俱乐部前,黄少天要是不帮忙,找下喻文州总可以、嗯…随便找个人也可以。

「靠!你还真的来白吃白住的,你这样占后辈的便宜不羞羞脸吗,前辈?好吧,我也不是那般铁石心肠,今天来跟我PK几盘就收留你。」

叶秋半敛着眉打量黄少天,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啧啧啧,这是前辈想让你表现敬长的好行为,不好好珍惜吗?当初是谁说住我那边也行的?」

「啧,住就住,我哪边又不是没位置,但那几场PK可不能少。」黄少天认真地说,他自问也不会这么小器,只不过想讹几场JJC。

突然一阵寒风吹来,窜进衣里,冷得黄少天缩了缩肩膀,「靠!干么在这里聊开了,一定是叶秋你这脸让我看不过眼,缺点太多、磬竹难书。」

「你话根本就多,怪我呗?」他不怪对方要身为客人的他待在大马路吹风,反倒被说自己害对方话这么多?天理呢?

黄少天摀住耳朵,掩耳盗铃的意味甚浓,「不跟你说、我不跟你说!End!再说就连晚餐都不用吃了,我等你也等到快饿死,这下连头牛也吃得下。」

「那你还废话甚么,不是说要走吗?」叶秋挑眉一边眉毛问道:「甭说我又害你捱饿,自作孽不可活这话懂不?」

「这 边,走这边,速度走。」黄少天旋身就往马路对面走去,拐进小街过了几个路口,「那家店啊…我跟你说可赞了,虽然小小一家但是菜式可正宗,甜的不腻、咸的不 死,广东菜做很好,小点心也特别精致,等下真该尝尝……」约莫花了十多分钟就走到,而同时间,领路的人也讲了十多分钟。

如果讲话能饱的话,黄少天看来已经几十年不用吃饭。

叶秋默默地前进,原本以为不答话就能获得半路安静,但看来真是小瞧了黄少天自说自话的能力,「…到了没?」到达快要翻白眼的临界点前,他问。

「到了,前面就是。」黄少天指着一个不起眼的招牌。

一个小小的木牌写上了餐厅的名字,不是那种电影里常出现──电线火花发出啪嘞啪嘞的声音、老旧的牌子摇摇欲坠的情节,反而有点日式居酒屋的感觉。

跟随黄少天上了二楼,推门进去便嗅到一阵饭香,叶秋打量一下四周,都是配搭起来舒服简单的装潢,并没有故意铺上甚么地毯、用着软垫椅,「菜就等你拍板了。」坐下来后,他就对着黄少天说。

黄少天点点头,看了一眼菜单就招来了服务员喊了一桌菜,没了还补充一句:「好了,先这样。」

早就知道眼前这货是大胃王,叶秋倒也没甚么惊讶,瞅人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大概还嫌叫太少,「悠着点,等下不够才点别的。」看到服务员已是蹙了蹙眉头望着他们,他只好叫已经打算拿起甜点菜点的黄少天收手。

两个人却叫这种份量的确有点吓人,而世上又有些土豪习惯摆着满汉全席但吃不下,看来对方已经为他俩贴上这个标签,不过…要是知道他对面这个黄少天能吃得下大概又是另一个表情。

「请前辈吃饭总不能小器,免得又有人大做文章说蓝雨的坏话!不好意思,多给我一瓶啤酒。」黄少天扬手加单,语落才突然回头问叶秋,「要喝一点?」

「你都叫了才问?我要是不喝你自己灌一瓶吗?」叶秋挑起一边眉毛,没好气地摇摇头,「只能一点。」他的酒量如何他可有自知之明,而眼前人不巧亦同样知道。

「那来一瓶就刚好。你一点我一点就尝尝,意思意思。」黄少天自身的酒量也不算好,毕竟正当别人对酒精感到兴趣时,他也开始打荣耀、进了训练营,喝酒这种伤身体伤手速的事离他远得很,没练过自然弱,但肯定的是比叶秋好多了。

来一瓶啤酒分来喝刚刚好。

不然明天来个「荣耀大神叶秋、黄少天醉卧街、」嗯?他想起记者都不清楚叶秋的样子,所以便是「荣耀大神黄少天和友人醉卧街头,当众出丑。」这头条也有够呛的。

「对了,新年你不用回家过节吗?」叶秋好奇地问,这种日子少有人像他跟苏沐橙一样,今年不但多了个楚云秀没回家,还多了个黄少天。

黄少天拿了餐具洗干净,随口就回道:「今年爸妈去旅行,回去也就我一个,回家干嘛?」而且回去要自己打理三餐,留在俱乐部也至少有饭吃──因为后勤人员也有不少人留守。

「新一年孤家寡人,寂寞难耐的少天大大呗。」叶秋打趣地说,伸手拿起只有半满的啤酒小口地啜饮。

「去你的寂寞难耐,我好的很,倒是你,新年怎样也不回家?」黄少天反问,当初顺口一提邀请对方过来时也猛然想到人该要回家过年,正想转口时叶秋就答应了,结果一些疑问到现在才又想起。

「我?我可是个事业心重的男人。」叶秋开口就随便掰出个理由,虽然那原因也非甚么不能讲的事,只是都掩饰这么久就无谓揭穿。

想想也觉得是借口,但谁人没有秘密,黄少天也不是甚么三姑六婆喜欢嚼牙根,人家不愿意说那就不多问,「不就是偷偷溜进网游抢材料。」

叶秋嘴角一勾,「为战队出一分力错了?少天大大这么没良心俱乐部知道吗?还是蓝雨就是材料太多不希罕?那嘉世来帮你接收,甚么都来点,不用怕麻烦。」

他倒也没用一叶之秋去做刷记录这种事──纵然那些奖励的确很可观,只不过是用俱乐部的小号刷副本罢了。

「有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吗?」黄少天翻个白眼。

人没脸天下无敌,他觉得眼前人根本就是这句话的代表。

你一言我一语、一来一往,黄少天和叶秋边闲聊、边品尝桌上的美食,而想当然尔,大部分也是落在黄少天的肚里,叶秋则只是每种尝一下、配了一配香喷喷的白饭就饱了。

每一样都很美味,但要是叶秋贪嘴多吃一点,肚子大概就能撑破。

「你这货怎么吃那么多还不长肉?」叶秋摸着酒杯、把余下的一口啤酒喝掉,半杯下肚,他的脸也都泛着淡淡红晕,但意识却仍旧清醒。

黄少天继续他横扫千军的气势,把余下的菜都清得一乾二净,「怎么,羡慕妒嫉恨?我这是天生的没得学,天生丽质难自弃。更何况我又不是你这个懒得要死、不运动的宅男,肚肉跟我一毛子关系也没有。」

「听说那个天生丽质的是个六十几公斤的『美人』。」

「我只是借用里面的意景,意景这么深奥的字你懂吗?」

「不也是初中毕业。」叶秋淡淡地打断了黄少天想要长篇大论的念头,接着立即又道:「好了,吃饱了没?在外面逛逛才回去呗,肚子撑死了。」

「才吃那么一点点,叶秋你的胃是小鸟胃吗?」

叶秋抛出白眼,「别把你的四次元口袋跟凡人比较。」

待黄少天结了帐,两人便一同离开了餐馆,缓缓地往蓝雨宿舍的方向走去。

「我说叶秋你有去过我们G市那观光塔看夜景吗?」黄少天随口问道。

每次来G市也是为了比赛,很少有机会四处逛逛,「没有。」叶秋边走边说,而眉间此刻却倏地一蹙。

「找天带你去,那边的风景总要看一下,可不是我自卖自夸!」黄少天想想要不要就这几天去,思索片刻,突然发现身边人的脚步停了下来,「怎么了?」

叶秋揉捏着鼻子,朝黄少天摇摇头,「没事,你等我一下。」他转身往前走了几步,才自口袋掏出药盒、吞下一颗白色的药丸后待了片刻。

……

紧皱着眉,他毫不犹豫就把剩下的一颗服下。

「叶秋你没事吗?」看见回来的人脸上有抹异样,黄少天问道。

叶秋看着黄少天,半晌才如常勾起了笑,开口:「附近有药房吗,黄少天?我要去一趟。胃、吃点太撑了。」他抚摸腹部,并不打算告知对方实情。

发情期。

他的发情期不知何故提早来临了,而且还早了不少。

之前也没甚么征状,最近也没遭受甚么刺激…是刚才吃了甚么不该吃的吗?

「吃不下就别硬要吃。」黄少天眉间一敛,转身带人来到小路旁的药房,「有惯用的吗?我进去帮你买。」

「我自己去便行,又不是小孩子,在旁边等下呗。」叶秋抬头一见这间小小的店铺便不由得苦恼起来,但还是回了黄少天一声就走进去。

他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小声询问店员,不出所料地得到了遗憾的答案,纵然对方积极地推荐其他压抑剂,但那些也是早就尝过的药片。

摇摇头谢过店员,叶秋走出了小店,朝一脸疑惑看着他双手空空的黄少天道:「没我一直吃的,附近有比较大的药房吗?」数秒后又再补充,「最好是连锁。」

「你是吃甚么特别的品牌呀?」黄少天嘟嚷一句,但还是认真地思忖片刻,「那边好像还有一间。」

只是确切的位置却不清楚,毕竟他很少走到更里面的住宅区,会知道这里有一家小药房就因为餐馆回俱乐部的途中会看到。

晚上的橘黄色街灯发挥微弱的力量,他们走了一会也没找到那间药店,黄少天低头一看手表,发现也已经过了十点,就算找到店也大概关门了,正想转头跟叶秋说先回宿舍之际,对方已经抢先一步。

「不用找了,黄少天。」叶秋正一手掩住鼻子、另一只手则已在暗里攥紧衣服下摆,微微垂首说道:「我们回去,现在。」

仅仅只服下两颗压抑剂不能压住他的发情期,他需要摄取大剂量才能稳住状况,而在无发情的状态下偶而的服食可以减低其他信息素的影响,所以在这段理应安全的时期间,他只带了少量剂量。

毕竟自从成年后,他的发情期便越发稳定,基本上最多只有两星期的误差。

黄少天蹙眉凝望明显不对劲的叶秋,好似连站也快站不稳、摇摇欲坠的,不是胃不舒服而已吗?
「叶秋你怎么、这么烫?」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扶住人,手掌不经意触及对方右手时,一下子就察觉到皮肤上传来的不正常热度。

眼前人身上的衣服也没穿多厚、一件上衣加上一件外套罢了,能热到哪里?在这寒风刺骨的晚上没手足冰冷也该满意了。

叶秋敛着双目、紧抿住唇,身体深处传来的不适越来越强烈,就连指甲用力地按压着掌心所带来的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刺痛,良久,他才抬首望着黄少天,压得苍白的唇在缓缓启腔的一刻迅速回复血色。

「…发情期。我发情期来了。」

发…情…期?

黄少天一时间脑袋运转不来,睁眼看人,但叶秋没理会眼前人满脸震惊的神情,反手揪住对方微凉的手,低声却不容分说地道:「黄少天,带我回去。」

 

 

←试阅就先放到这里!

 

 

 

评论(17)
热度(48)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