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黄叶] Seeking you 05

*CWT40新刊,ABO,mile的点文。

*定时于5:29 p.m.或8:10 p.m.发布(#)

*设定O在发情期吃了药也会闻到/被闻到信息素, but both cannot focus who emit this.←硬要用破英文#

 *Mixed smell is difficult to differenciate.←继续破# 

 

「怎么在半途拦路了?去去,难得能进来,就好好参观。我们嘉世俱乐部可不是谁都能来窥探内部情况,好好珍惜机会呗。」叶秋伸手拍拍黄少天的手臀,示意人让开。

「PKPKPK!你答应过我要跟我PK的,刚开始还对我花言巧言…你这是想要始乱终弃吗!」黄少天讲到最后还一副咬着手帕、装成白莲花的样子看着叶秋、一手抓住了人,顿时使叶秋一阵恶寒。

「文化呢?成语甭乱用。」叶秋没好气的回道:「再说我甚么时候答应你了?」

「昨天。」秒答,他不管是烦人烦太久了还是甚么,总之那一句「嗯。」就代表答应,黄少天手一紧就打算将人拉走,倏然想到些事又再开口:「哎,叶秋你是不是瘦了?」

叶秋无奈地跟随黄少天,手想要挣脱但就是不行,听到对方的问话时一副疑惑的目光看人,「怎说?」

「摸到。」

怎么说得好像他们有甚么暧昧的关系一般,「……能用正常一点的说法吗,少天大大?」

为了这次友谊赛,俱乐部也特意在训练室划了一片区域,黄少天和叶修来到训练室时,训练营的小孩都好奇地望着两人。

对叶秋这常常来这里指点新人的大神他们并不陌生,所以更多的目光是投向黄少天身上。

「你们这边的小孩很崇拜我对吧,瞧那几双眼都盯着我,叶秋你的地位看来岌岌可危。」黄少天笑得就是一脸坏。

「好奇黄少天是个怎样的话唠而已。」叶秋不以为意,坐在计算机前随便找了个小孩的账号卡便刷卡登录,操作角色笔直走到竞技场开房间。

黄少天自口袋掏出账号卡时瞅一眼叶秋的屏幕,「你这账号的装备怎样,要开修正场吗?」

「反正也没差多少。」叶秋用眼角余光瞟看黄少天,「速度,等着吃饭。」

「进了。你们饭堂有甚么招牌?等下去尝尝。」进入房间,点下开始。

叶秋想了半秒就回:「没特别。」

「对吃能有点要求行不?」出身G市很自然便是个吃货,黄少天对吃的要求绝对比叶秋高很多。

「…门口拐右走到底,沐橙说不错。」叶秋就是觉得能吃便好,好的当然吃,但不好的也不会一点都不碰,为生存而养成的态度。

「店名呢?」黄少天接着问,眼角看一下叶秋轻轻皱了下眉便知道答案,「靠!总该知道怎样去吧?前辈不带个路吗?」

「嗯。」叶秋思忖片刻后还是点点头,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良心的。

一场完结,黄少天意犹未尽,但到了吃饭时间便被叶秋一句「去吃饭了。」给打发。

 

饱吃一顿、甚至把蓝雨一行人送回酒店后,叶秋一人在晚风吹拂下来到附近的河堤,指头摸上烟盒咬了最后一根烟后随手便把空盒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呼…」一缕白烟徐徐喷出,叶秋也没在沉思甚么,仅仅望着江水、听潮汐拍打在岸边的声音发呆──偶尔放空让脑袋休息一下。

「叶秋你怎么还在这里?」

不知过了多久,叶秋听到呼唤后回过神来转头看到独身一人的黄少天,他抬首一瞅远处的电子钟才发现已经发呆了一个多小时。

「不会真的是跟踪我吧?叶秋你太闲了?」穿着普通上衣短裤的黄少天的脸上夹杂疑惑和惊讶,顶了一头没擦干的头发、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沐浴乳气味,一看便知道是刚洗澡。

叶秋望着黄少天,「看下夜景、吹吹海风的闲情逸致…我看黄少天大大大概没有吧?」伸手又再掏掏口袋,醒觉里头的烟早已没了,看到不远处有小摊贩,想过去买一包又想起允诺了苏沐橙便作罢。

「你呢,不是说蓝雨作息良好、早睡早起身体好?这时间乖宝宝不睡觉,偷溜出来干么?」他挑眉问道。

黄少天理直气壮地说:「嘴馋出来吃东西,口腹之欲满足了才可以睡觉。听过民以食为天了没?」

「…猪呗。」叶秋翻一个白眼,才刚吃完晚饭多久就又要吃了,「去便利商店买东西、不然就那里有些买熟食的摊贩。」他指向一个地方,见黄少天点头响应后就迈开脚步打算离开,怎料被人一下拉住了。

「一起去吧,叶秋。我现在是给你一尽地主之宜的机会,这礼数可不能失,名声会变差啊,落得一个不照顾后辈的骂名。」明明就是求人陪,在黄少天口中却硬要讲成是大恩大德。

「长大了,自己去觅食,乖。」叶秋回道,只差没给黄少天摸摸头,结果人不由分说的握住他的手腕往前走,一种微妙的熟识感使他想起──今天好像两次被这货拖着走…

「今天不是说你瘦了吗?要多吃点。啊…我真是个关心前辈的好后辈。」掰出理由后,黄少天还不忘称赞自己一句。

叶秋跟随着黄少天的脚步走,勾起嘲讽的笑容道:「你倒忘了早几年不是偷捏我的腰、还大言不惭地说我胖…见风转舵的本领见长了?」

「那是年少不懂事,人是会长大的。」黄少天四处张望,摊贩上的美食香气窜进鼻里,引得人食指大动,「这好吃吗,叶秋?」

「尝尝不就知道?」叶秋耸肩,看着黄少天每逛一摊就会买点东西吃,甚么猫耳朵、鲜肉小笼、喉口馒头、幸福双…类别已经从普通小吃变成晚上不宜过量摄取的淀粉质,还每次吃都要他尝一点。

这种分食的举动显然过于亲蜜的举动,叶秋也没多在意,甚至也没觉甚么不妥,唯一他想着的就是这次逛一圈想必把虚胖进化成真胖。

两人从街头走到街尾,停一下、买一下、逛了一圈,黄少天的手中揪着一个个纸袋、塑料袋,满满的不能再多拿,浑身都被香喷喷、热呼呼的气味缠绕着,他瞅看一下份量觉得差不多了便向叶秋示意往一处走去。

「呼…总算能坐坐了。」黄少天肩膀一松,把食物的袋子放在一旁,率先揉了揉走酸了的大眼,然后才把两串牛肉串烧拿出来,把其中一根递给叶秋。

牛肉散发着阵阵香气,但是不饿的人就算嗅到香香的味道也不想吃,他把刚刚顺手买的薄荷口味棒棒糖放进嘴里,清一下嘴里的气味,摇摇头道:「饿的不是你吗?自己吃呗。」

「分享是做人的美德,何况有好东西就更不应该藏起来!我看起来像那种自私鬼吗?大方得体、善解人意、聪明伶俐讲的就是我!」黄少天夸起自己来总是那么理直气壮的模样。

他一边说,一边把要给叶秋的串烧收起来,再把自己的递到人的面前,「这个真的很不错,来,一串吃不下那就咬一口。」

在黄少天的拳拳盛意下,叶秋只好把口中的棒棒糖拿出来,缓缓凑近张嘴把一块肉咬下来吃了,「很不错,但咸了点。」

「是吗?我觉得还可以。」黄少天耸肩,将剩下的几块一股脑的吃下、咀嚼、吞掉后,又再翻了翻袋子,「那这次来尝这个。」

「不就说了哥饱了,你是鱼脑吗?鱼脑黄少天大。」叶秋挑眉看向黄少天手中明显和塑料袋格格不入的法式小糕点,想想也记不起是哪一个摊上有这种高端洋气的东西买。

「再说咸的甜的混一起吃想搞到我肚子痛?这种又烂又老的招式已经被我看穿了。」他望了望,小巧也颇算精致的小圆饼该会得到女生的青睐,想着要不要待会给苏沐橙捎一些。

「靠!请你吃东西还说我居心叵测,你的肠最好有哪么娇生惯养!」黄少天用不屑的语气说。

给了良心还当狗吠!呸呸呸!他才不是狗!

他不由分说的塞一块给叶秋,催促道:「快吃。」

「最后一次。」叶秋翻个白眼,认真的重申一遍,「其他的都靠少天大大自己吃呗。」一口咬下,不算甜腻的味道在口中蔓延,他转头看向江景。

晚上微弱的街灯照不清江面,黑压压的一遍随着浪潮起伏,拍打岸边时的潮汐声配上晚风令人身心都放松下来。

黄少天在旁也是边吃边看风景,但只是坐了十几分钟便似坐立不安的又想开口讲话,「喂我说叶秋、」他撇过头看向叶秋,顿时一愣。

淡橘色的街灯落在叶秋的侧面,柔和了轮廓,黄少天记忆中没看过这么安静不带一点嘲讽和跩气的叶秋,心突然不受控制一般怦怦怦的加快跳动,迷迷糊糊地就是觉得眼前中静下来也挺好看。

「嗯?怎么了?」听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突兀停下,叶秋疑惑地回首,便见到人望着自己呆愣着、嘴边还咬着一片白白的包子,立马忍不住笑意。

心脏随着欢脱的笑声而跳动,怦怦作响、吵耳很很。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是那一回事吧?怎看这人也是个A,黄少天你的眼睛睁大一点看清楚,A!A for Alpha!不是A for Apple,跟你一样的!

「黄少天?」

一见叶秋开口,神差鬼使下,没经大脑的话自然地就脱口而出:「叶秋,你是个Alpha吧?」语落,黄少天便觉自己问得太直接,来不及在心底狠狠掌嘴五下、为自己的言解释,对方便半敛起眉头、勾唇看向他。

「猜猜看?」叶秋好整以暇地望人,淡笑打趣道:「说不定我是个Beta?」 

 

 

评论(4)
热度(42)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