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双鬼] 责编与作家的爱情故事 05

*CWT40新刊,责编与作家paro,主轩策。

*定时于5:13 p.m.或12:22 p.m.发布(#)

*少女心。 

印调传送点

 

「你好。是吴羽策先生吗?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叫李轩,接下来将会担任你的责任编辑,虽然我经验尚浅,但会尽力协助你,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初秋淡淡的日光自窗外柔柔地投射进会议室里,吴羽策听到声音后抬起了头,便看到一位身穿合身西装的年轻男子站在他的面前。

「你好。」

吴羽策朝人点了点头,略显清冷生疏的回了一句,视线望向对方伸出的手半晌,始缓缓地抬起手回握住,「我是吴羽策,劳你关照。」

多年以后,那只带着暖意的手吴羽策也早已经忘了到底是何种温度。

他只记得当时触手微湿,那一刻才想起对方跟自己也都是菜鸟,尽管彼此的脸上都没有可笑而青涩的不知所措,却都暗自为将来紧张,吴羽策因此而不禁在嘴角露出一个细微且真心的笑容。

「看你笑了我就松了口气。」李轩瞥见吴羽策的浅笑时彷佛突然松了一口气,同样也报以一笑。

李轩是今年新入职的责任编辑,大半年前就开始在责编前辈身边学习各种事情,因为前辈的推荐加上一直以来的工作表现良好,上司最终决定让他正式负责一名作家,而那便是眼前这个同样新晋的红粉系作家——鬼刻,真名吴羽策。

记得当初前去接洽时,社里还以为鬼刻是个带点成熟气质的女生──毕竟大家都存在一种「会写言情小说的都是女性」的先入为主观念,大众(特别是单身狗)也对鬼刻产生各种好奇,纷纷向负责的社员八卦会面的过程。

──鬼刻是男生。

一句,就打破了众人的幻想,但此起彼落的哀号声过后,社员又再补充一句。

──是个大帅哥。

连身为男性的他也觉得是大帅哥,那就大概不含半点水份。一下子男性社员又为多了个竞争对手而捶胸顿足;而女性社员则眼前一亮、追问细节。

李轩身在其中倒也没甚么感想,终究作为日后的搭档,他更着重个性,外表只是个臭皮囊,但这想法立马被前辈归类为受欢迎男子的自信,从而被其他同事逐一施以一下巴头的小惩罚。

「同事说你个性很冷。」李轩回过神来看到吴羽策疑惑地望着自己,腼腆地笑了笑。

除了颜值评分,社员亦带来了个性评分让李轩参考,使他一开始都不由得紧张起来,要真遇上性格恶劣的主真是棘手,但剎那又乐观地想,「不过我想既然是写言情小说也不会太难亲近。」

人还真的长得帅,又不像时下青年那种帅气,是个带点气质的男生,大概是有不少恋爱经验可以用在写作上吧,而且个性也不算难相处…

李轩想着,觉得前途光明的瞬间就被吴羽策的下一句对话痛击一下。

「…我不是写言情小说。」吴羽策思付半晌,认真的看向李轩,缓缓地说。

李轩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咦?咦!?」睁大眼睛惊讶地盯着人。

「我一直偏向是用现实风格。当初投稿也不是投给红粉系,结果出版社叫我来试试就找我过来了。」吴羽策一想到当初收到电邮时还以为是自己的侦探小说终于获到赏识,没想到一见面就发现对方是出版社的红粉系社员。

红粉系、红粉纟,一听名字就知道是那些看着黏黏腻腻又闪着粉色光芒的东西,封面肯定裹上一层亮晶晶的闪粉、配上唯美的日系图画;要不然就是个美人或是帅哥的写实侧面图,用三个字总括便是──「少女心」。

他觉得自己人生中缺乏的就是这元素──他亦相信大部分男生也没这玩意,所以也不清楚得到青睐的原因。

「这样也可以!?」李轩听到吴羽策的话顿时觉得出版社不靠谱,随随便便找个投稿的作家、还不是写言情小说…这能看吗!?他们红粉系又不是缺人到这种地步,有需要这样吗?

吴羽策沉默片刻,坦诚地说:「…我也想知道原因。」

「呃、这件事就先放一旁,请问你今天有带稿件吗吗?」李轩看向吴羽策,午后的光线投在彼此身上,暖洋洋的,但他只觉得心底有股不能驱散的寒意。

吴羽策从他的背包拿出稿件,「这里。」一迭只有十几张的稿纸交在李轩的手上,这是他最近才开始写的故事,也已经尽力加插他所知道的言情元素。

 

「夜幕低垂,皎洁的明月高挂在天空,柔和的光透过窗照射在床上那一名正在熟睡的女生,漂亮白晢的脸上有着一抹甜美的笑容。这是一如以往的平和晚上。房间中除却陈雪的呼吸外,就只有仍在努力工作的时钟钟声。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风突然窜入半敞的窗,拂过素净的脸颊。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发狂般越发猛烈的风,碰一声把窗关上。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陈雪自沉睡中悠悠醒来,睁开带着茫然的深棕色的双眸。」

李轩捧着吴羽策交上的稿件,快速地阅读。

是灵异类的爱情作品吗?

 

「陈雪下意识地抬首一看镜子──

睁大的空灵灰瞳正流下鲜艳的赤色液体、唇角勾起一抹诡异弧度的洋娃娃赫然出现在自己的肩膀上,她瞬间转身但却没那洋娃娃的纵影。橘色灯光照着的仍是印上花岗岩纹路的墙贴,并无异样。

她疑神疑鬼的张望,转身的剎那,『啊啊啊啊──!』刚刚那流着血泪、穿着一身华丽歌德式洋装的人偶飘浮在半空中,一双无机质的大眼凝视着女孩、盯得人自心底一寒。
『嘻嘻嘻,在找我吗?』──在它背后的镜子上写着这句话。

她缓缓后退,无措地摇头。
『不是在找我吗?』
『还记得我吗?』
『是要一起玩吗?』──歪歪斜斜的红色字体一字一句续渐出现在镜子上、墙贴上。」

 

李轩越阅心情便越凝重,眉头不由得蹙紧,抬头看向吴羽策,带点迟疑地缓缓开口:「…吴、阿策…」想了想还是称呼名字比较好,既然已经是搭档关系,称呼上亲密一点也没问题吧?

「嗯?」吴羽策眨眼看着人,没对这略带亲昵的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见吴羽策一脸如常,李轩顿了半秒,「没事…」再次低头阅读。

 

「陈雪胆怯地走进房间,阴暗而寂静的环境又再磨蚀她的勇气,一步一步踏前。良久,她才终于在房间的角落找到了一个人影,『请、请问…』

头上戴着奇怪猫头套的人转身,「找我有事吗,小姐?」他开口询问,低沉温和的嗓音瞬间抚平了陈雪的不安。」

 

李轩轻声地念着吴羽策交到自己手上的稿件,越是念下去,心底冒出的无奈感就如同划过心头的寒意一般节节上升。

尼玛这是爱情小说吗!?为甚么男主角在故事进行到一半才出现啊?这是单纯的灵异故事吧?到最后他们真的会在一起?怎么想也觉得不可能啊…

把纸张轻轻放在桌上,李轩叹一口气,「阿策。」

「怎样?」吴羽策看向终于抬头的李轩,好奇地问道,这算是他第一次尝试的体裁,虽然只有一半内容,但也花了不少时间,他也想眼前人提供一些意见。

李轩似是鼓起勇气地开口:「你有谈过恋爱吗?」语气中带着不着迹的紧张和期待。

「…两次。」吴羽策虽然不解对方为何如此问,但还是如实地回答。

「甚么时候的?到呃、几垒?」问到这里他才惊觉好像一直在刺探对方的私隐,连忙解释道:「这只是、工工作需要!」

吴羽策原先的疑惑在对方的话下稍微收起,思索半晌后启腔:「…高中时候、一次在大学。到…」讲到更深入的时候,也不禁脸上泛起微红,毕竟眼前人纵然是日后的工作伙伴,但现在还不熟识,更何况他不是个亲切热情的人,没办法一下子就坦诚这种事。

蹙眉吸一口气,有些不自在的续说:「嗯…没有、过。」回想起大学时的恋爱,跟对方也的确…但是最后到分手的那天还是没能如愿。

李轩顿时觉得风中凌乱。

不用再问下去,眼前人看了便知是经验不足,上头让我当责编是想玩我吧!

「是…文章有甚么不好吗?」见李轩的表情再多想一下也猜到多少,吴羽策露出一副接受批评的样子看人。

李轩到底还是在吴羽策的注视下得到一点安慰,「言情小说,阿策你知道多少?」

「…闪闪亮亮、少女心、谈恋爱。」三个词语将他对言情的看法简单表明。

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李轩示意吴羽策坐过来,把稿件摊开放在桌上,手拿起铅笔在对方的注视下画出需要改善的地方,再逐一解说。

 

经过一次、两次、三次反复的修改后,李轩才战战竞竞地呈上给总编辑,他至今仍记得在那之后的两天,连看着总编辑镜面上一闪而过的反光都使他冒起一股不祥之感、微微颤抖。

其他人都不清楚自收到那份初稿以来,他跟吴羽策一同付出多少努力才为那存在感薄弱到极点的男主角更多戏份、把占大部分篇幅的灵异剧情改成更多男女主角互刷好感度的恩爱情节,一段一段更正、一章一章校对,最终才变成带正常爱情线的故事。

所幸是文稿最终也没有问题,及后的各种工作也顺利得很,直至看到样办书出来、一箱箱分到经销商的书本完成送递后,李轩却仍未能放松。

这篇文章便是之后吴羽策出道的作品,鬼刻的笔名配上宛如人鬼情未了的故事剧情吸引了不少女性读者,加上因为出版社的红粉本就有不少死忠粉丝,销量也是平稳上升,虽然不算一夜暴红,亦是个很好的开始。

来到得知销量的当下,李轩才总算松了口气,要是第一次负责就搞砸、饭碗铁定是保不住了,但他喘一口气也喘不了多久,紧接而来的便又是另一个地狱的开始。 

 

 

 

评论(4)
热度(21)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