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黄叶] Seeking you 01

*CWT40新刊,ABO,mile的点文。

*定时于5:29 p.m.或8:10 p.m.发布(#)

*设定O在发情期吃了药也会闻到/被闻到信息素, but both cannot focus who emit this.←硬要用破英文#

 

当一叶之秋倒下来、手中的却邪再也无法移动分毫之际,待在比赛席中的叶秋长吁了一口气,往后靠在椅枕、平静地望着天花板。他的指尖仍旧搁在键盘和鼠标上,彷佛下一秒又会舞动起来再次跟对手厮杀,但不行,比赛已经终结,他也该起来偷偷溜出去,躲过好奇的记者们和观众。

只是在叶秋刚走近门边、手才触碰上门板推开难以察觉的小缝时,一股混杂起来的气息透过门缝缓缓地渗进比赛席,窜入他的鼻腔里、也好似无孔不入地潜入皮肤上每个细小的毛孔,他敏感地抖动一下、眉间一蹙,手掌就已探进裤袋掏出药盒,利落地把两粒压抑剂骨碌一声吞下。

对,压抑剂,Omega专用。

叶 秋是荣耀联盟中的Omega,在性别隐藏的世界下,除了一些从不掩饰的Alpha过于显而易见外,Beta也好、Omega也好,他着实也不太清楚谁是哪 一种,仅仅能了解自己是一个奇特的存在,只是这奇特却没得到他人的注意,毕竟对于荣耀联盟三届王者、「斗神」一叶之秋的操控者,人们大多都下意识觉得叶秋 绝对是个Alpha,歧视也好、性别社教化也好,类似的自以为是罢了。

外头的观众因为霸图的胜利而吶喊呼欢,快要掀翻主场屋顶的声音却是一点儿也没有进到隔音更佳的比赛席里,反倒是在情绪高亢下、那全无压制的Alpha气息抢先率先夺缝而入。

叶 秋嘴角勾起了嘲讽的弧度、有点失笑的摇摇头,外面的味道有多浓烈也就代表霸图粉有多吐气扬眉吧?要是他这次再赢下去,大概以后到霸图主场遇上的就不是普通 的水瓶了,不过这场团体赛的确是霸图更为出色,韩文清跟初出道的张新杰完善了团体的整体性、真正达到攻守兼备;反观嘉世虽然有熟知他个性的苏沐橙应策,但 其他人的批漏较多……

耸耸肩,把脑中已经开始回放、评价、分析这次比赛的思绪暂时打断,象征式的捏了捏鼻子走出比赛席,目光揪一眼台上霸占大屏幕中心的「荣耀」两字,和已经站到颁奖台的韩文清对视一眼,扬了下手就隐身在黑暗中,无声无色的溜进选手和工作人员专用的通道中。

根据叶秋的经验,这个时候大部分观众也会留在座位上直至颁奖完结,所以他只是戴上一顶鸭舌帽、打算轻松混入人群中离开会场,却没料到在走廊的下一个拐弯差点撞到了人。

「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撞到你吗?你、呃、那个不要说看过我在这里,看你就知道是荣耀粉,要不要大神的签名,想要哪个尽管说!当然要本少的也可以,给你签上几个这样可以吧?记得千万不要说看过我,知道没?」

仍 带点少年和青年间的爽朗嗓音在叶秋猛然站下脚步时已传进耳中,而且还是接二连三没给人插口的机会,不用抬头看,他也知道前方的人便是──别人都是重要的事 讲三遍,他却可以硬生生讲成七遍还用不同方式重复同样重点的神级话唠先生──黄少天,第四赛季的新秀,蓝雨的现任副队长。

「身体没受罪,耳朵受伤了。」叶秋似笑非笑的看向黄少天,倚在墙壁上打趣的说道。

一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是叶秋,黄少天立马就收了口,但半秒后又是新的一轮连珠炮发,「叶秋你不是应该、啊!不对,你每次都偷偷的离开,这次更没脸见人了吧? 哈!怎么了,霸图拿冠军了是不是很伤心,不过我说韩文清跟张新杰这场的配合很不错,虽然你跟苏沐橙也很好不过你旁边那个甚么气功师的到底在干甚么?打了一 个赛季才来个赛前紧张吗?要不是他困不住刺客可能就一波带走张新杰,你说、喂,你有没有听我讲话!」

分析才到一半下省数千字的时候,黄少天就发现叶秋根本心不在焉,不满地抱怨道。

「嗯…?讲完了?」半倚在墙边的叶秋倒是一脸如梦初醒的抬头看向人,他的确没在听黄少天的话,并非指没兴趣跟黄少天聊下去,毕竟能当上职业选手、还要是战队副队长的,也是会相当独特的见解,只在对方才说到一半他便被拉开了注意力──一阵若有似无的气味。

属于Alpha的,清新的,诱人的。

就算已经先行服下压抑制,但叶秋仍旧能嗅到隐约的不知从何处传来的Alpha气息,只是会变得迟钝许多──跟没吃药的发情期相比,要不是处于这特别麻烦的时刻,他大概也不会因为气味而走神到没听到眼前人的话吧,虽然有些时候是故意为之。

「你怎么了?该不会真的失落到神不守舍吧?咦…这附近、」黄少天突然蹙起眉头张望,有种吸引他的味道窜进鼻里,附近有发情的Omega?

但黄少天没有多加理会,以这味儿大概是吃了压抑制,反正就不用管,他回头看向又再心不在焉的人,「喂喂喂,醒过来,回神啰,灵魂该归位了!」

黄少天皱眉、细细地打量叶秋,对方有点儿不对劲,但他分辨不了到底是因为何事造成,手放在人的眼前挥动几下,看着又有点分神的人再次将目光投在他的身上。

叶秋捏了捏鼻子,闭目数秒又再睁开,手便探进外套掏出烟盒,指尖轻轻一挑就把一根烟放到嘴边咬着,他没有点燃,仅仅是吸取那股淡淡的烟味,聊胜于无的阻隔那些称得上诱人的味道。

「…怎么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了甚么亏心事呗,黄少天。」挑眉望向同样戴着鸭千帽的黄少天,叶秋直接无视对方刚才的询问,一下子便转换话题。

「我做人光明正大、光明磊落,跟鬼祟这两字完全攀不着边!叶秋我跟你说现在你是在怀疑我的人格,身为前辈不是该无条件相信后辈的吗?前辈的态度已经狠狠地伤了我的心,哎啊,我的心肝儿已经在淌血了看到了没…」

黄少天神情俱备、入木三分,只差没拿张手帕抹泪。

「就问一句你还好意思废话这么多。」叶秋扬扬手,「不鬼祟便不鬼祟,前辈今天累了,你做你的,我走我的,掰。」

见叶秋迈步就绕过自己离开,黄少天心中的不解再次提了起来,奇奇怪怪的,因此下意识的叫住了人,「叶秋。」但当看人回头、投以询问的目光时,他还是轻咳几声,「好歹我特意过来看你比赛,前辈不考虑请后辈吃个饭吗?」

说起来,黄少天刚开始会溜进选手通道也是为了找找看叶秋,不过轮交情他跟对方也并非深交──在网游时期彼此认识,曾经组队刷下副本、成为职业选手这一年几次交锋罢了,除此以外…

就该是跟其他不同战队的职业选手一样?

只是黄少天却对叶秋多了点在意,或许是因为对方是被誉为荣教科书的存在?又或许是场上场下那不一样的感觉勾起他的兴趣?

他只知道当比赛的结果出现时,并没有留下来听那震耳欲聋的呼唤声、没有看霸图踏上颁奖台的一刻,反而连讲也没讲就溜走,偷偷摸摸的想看一下人,至于为甚么要这样鬼祟……

连他也不知道。

又抑或想要看到叶秋不一样的神情?

 

 

评论(8)
热度(59)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