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双鬼] 无题(上)

14-06-2015 笔。

*这其实是2月打算给小伙伴的生日贺文!我当天也有发Lof的(欸)结果到今天才继续写下去,应该有中跟下←

*学长学弟Paro

*有肉!但肉的边缘还没有碰到,因为说了要写就先发出来解馋…嗯,能吗#

 

吴羽策接到电话。

正坐在桌前对着计算机屏幕的吴羽策听到一阵电话震动的声音时,他伸手拿过来瞥一眼屏幕便用指尖滑动了一下,「李轩,怎么?」通讯一接,吴羽策就果断地问道,但双目仍旧透过镜片看着计算机屏幕,只是在听到话机对头极其吵闹的声音时蹙了蹙眉。

「喂?学弟是吗?」

不认识的男声清晰地传到耳边,吴羽策没来得及询问对方的身份,人就继续说下去──

「李轩他喝醉了,吵着要见你,你快过、喂!别吵。」

吴羽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出去玩还要给人添麻烦,也不知道有没有酒后吐出甚么不该讲话,那个笨蛋!

「…好,你们在哪?」他一边听对方讲了一个地址,一边文文件存好、关上笔电,接着便说:「嗯,我现在便过来,麻烦学长了。」

「哈哈,不麻烦,麻烦你的是李靠、尼玛的要吐不先讲一下,啊哈哈…学弟啊,不好意思了,过来的时候能捎件衣服吗?」

…这蠢货就不能安份点吗?

吴羽策心里无言,刚想踏出房门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下来,转头走到衣柜打开,随手便扯了件上衣出来,「李轩的合适吗?」

「Okay, okay! No problems!」

对方爽朗、无所谓的回话,听在吴羽策耳里却不自觉的生出一抹歉意,手触碰在房门门把时想了想,他回身又再自一旁抽了一个袋子把衣服放进去,才出门离去。

李轩和吴羽策是大学的宿友,同样也是情侣,但也只有少数人知道,毕竟他们两人一个念教育、一个念文学,还不同年级,课程也不会一起上,谁也没想到会拉扯到一起吧。

今天是李轩的毕业典礼,早早就跟吴羽策报备会去酒吧庆祝。吴羽策原本猜想李轩至少也半夜才回来、见难得宿舍没人骚扰就想赶紧把要交给教授的报告做好,怎料人算不如天算,报告才到那一半就要当上保母把人接回来。

「哟!学弟,这边!」

吴羽策打车去李轩一群人聚会的酒吧,一下车到看到喝成醉猫的李轩,还有一手攀在李轩身上支撑着人的男生,看那件沾上恶心污渍的衣服就知道是那不幸的学长。

「学长晚上好,麻烦你了。」吴羽策走上前把袋子交给人后便接过李轩,对方重重的压在身上,还有一股酒气扑脸而来,「不懂喝就别喝,李轩。」

「哈哈哈嗝…阿策…」李轩半醉半醒的瞇起眼睛看人,傻笑着举起了手,软棉棉的拍在眼前人的脸上。

吴羽策直接拉住了开始不规矩地揉捏脸颊的手,淡淡地说:「嗯,回去。」手臂一用力就让人更舒服的靠在身上,「学长,再见。」

他侧头跟学长还有别的人道别时,后头正三五成群闲聊的其中一个学姐一脸惊讶地说:「哎,你…不就是文学系的系草?吴、吴羽策对吧?」

系草这个名衔他并不想承认,反正只是同学贪玩的事,但人就接着讲出他的名字,想不回应也不行,只好点点头回道:「学姐好。」

「啊哈哈哈,你你你你还真识货,知道吗?我家阿策最、帅了。」说醉但又不是全醉的李轩不知是否听见「策」字就有反应,看向女生边说边用力地拍打吴羽策。

学姐小跑步的走上前,略带兴奋的说:「没想到你是李轩的宿友,留个电话好吗,大帅哥?」眉目间的神情也有几分可爱。

但吴羽策天生就不能接受女生,更何况知道对方对自己有几分意思,就不会让人有无谓的期待,开口道:「学、」

「哼哼,我家嗝、号码不让你、知道,去去嗝、」李轩抢先在吴羽策之前回绝,手摆动着似是想把觑觎他情人的女生挥走,「阿策…我们、」略顿,豪气地续说:「再去喝!」

剎那间,吴羽策就想直接把人敲晕带回去,现在这是在发酒疯吗?

「你醉了。」

「我没醉!再嗝、喝!」

跟醉汉聊醉不醉的问题注定是浪费时间,吴羽策挑眉,「…能走直线就陪你喝。」

「我嗝!当然能!」李轩眼角瞅了吴羽策一眼,手推开人,稳住身体后便歪歪斜斜的走起来,嘴边还一直说着:「看!我!走!直!线!」

跟这种人根本就该直接动手,用不着浪费唇舌。

吴羽策深深体会到。

 

 

 

评论
热度(11)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