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黄叶] 送你一个黄少天

29-05-2015 笔。

*叶修叶秋生日快乐!但我今年只写了叶修的贺文←不过!我蛋糕买了两块的!

*这篇段子是因为在黄叶群写上「叶修生日快乐,送你一个黄少天」而突然出现的灵感,逗比风。

*一点都不奇幻的奇幻风。

*内心戏满满的吐嘈型叶修,努力OOC中(X)

*黄少天SIDE就等黄少天生日才写吧(你#)突然想到可以当成暑假场的无料!

*……亲子?

*我随手写的。

 

 

叶修收到了一只蛋。

那只蛋就随意地放在纸皮制的盒子里,除了包覆着蛋的防震物料外就再没有任何保护物,随随便便的,没有包含任何珍贵的意味,叶修就这样看着蛋,没发现甚么卡片,也不知是谁送来的。

吃的?

他想了想,转头走进厨房里,在锅子放了点水。正想把蛋拿起来弄个水煮蛋时,一片不起眼的纸片终于今出现在眼前,叶修看了眼内容,狐疑地望望那只一手就能抱住蛋,最终还是把蛋放在沙发那柔软的抱枕上。

纸片的内容大概是指这只蛋是颗神奇的蛋,孵化后必出珍品,署名──老魏。

若礼物是他人寄来还可,从魏琛那里来的就不得不小心点,谁知那没下限的会干出甚么样的事!

叶修里里外外把蛋都看过一遍、检查一遍,发现这东西没甚么问题后才稍微放下戒心,魏琛这货是不靠谱,但每次寄来的东西(若是没问题)都不是俗物。

因此叶修也照着对方的指示孵化蛋,不要问他这个没羽毛又不是女体的男性人类孵化的细节,总之一天一天过去,直到那一天的来临。

他觉得被彻底坑了的一天。

 

卧操!这货是甚么东西!

叶修微微睁大了瞳盯看着眼前一个全身赤裸的坐在地上、身上沾了透明的黏性液体的成年男子,原先一副茫然的神情在看向他的时候突然一亮,伸出了双臂、张开嘴巴叫了一声──「妈。」

妈你妹啊!他是个妥妥的魔法师哪来长得这么大的孩子!单性繁殖也不是这样吧!

被一个男人叫成妈的叶‧魔法师‧修难得的感到风中凌乱。

别人都是大竹子长出小竹姬公主、花蕊长出小姆指姑娘,这位目测跟自己差不多高、卷着身体也是只大型生物怎会是从一个手抱大小的蛋中出来的!?

别以为头顶顶了块蛋壳就可以骗过我!

叶修蹙起眉头,紧紧地注视着,没有响应对方又再说出的一声──「妈。」直到那人一副快要哭的样子,还一直妈妈妈妈妈妈妈妈的叫,他才伸出手清理掉对方头上的蛋壳,略带僵硬的摸摸人的头。

得到的是一个充满黏性液体的拥抱。

 

黄少天在蛋里看来就是明显的将养分通通用来长身体,完全忽视了智力的成长。

花了一星期多的时间,叶修总算看到吃下去的养分正在迅速填补智力的空缺,虽然对方讲最多的那个字仍旧是「妈」,但已经有两三岁孩童的智商了,正常有望。

叶修现在多多少少明白到某些人类妈妈牵着有智力障碍的成年孩子时的感受,不尽同,但异曲同工。

啊…顺带一提,黄少天的名字是他自己改的,从出生的第二天开始叶修就想把人叫做叶凡(叶烦),只是这大家伙却一脸不情愿,偏要在他的珍藏里硬生生的挑出「黄少天」三个字。

好吧,黄少天就黄少天,叫叶烦就有种家门不幸的微妙感觉。

「妈妈妈妈妈…」

叶修无视了被握住摇晃的手,侧头看向人,大概是知道只喊一声叶修便会装听不到,所以黄少天叫他都是连续喊几声,想装听不到不行。

「妈妈…」黄少天指了指旁边。

叶修望向对方指着的方向,沉默了半晌,又看向那双眼巴巴注视自己的目光,才踏起脚步走去。

给孩子买玩具是正常的。

正常的…

正常…

要是不买还在大街上哭骂就更…

唉。

叶‧魔术师‧妈妈‧修,感到压力山大。

 

日复日,月复月,大半年也过去了,黄少天在叶修的教导和培养下也逐渐成为一个正常人。

纵然多话烦人的个性没因为智力成熟而收敛甚至变本加厉,不过至少智力正常、举止自然,而且养分都没用来长身高就值得叶修感慨一番。

儿子生性,慈母感恩慰。

只是叶修最近觉得奇怪,黄少天看向他的目光总是包含一丝怪异,也没再像似以往那般黏人。

叶修细细想到黄少天智商成长的速度,猜想该是青…呃、这家伙长这么大该是没青春期吧?

叛逆期…?

更年期…?

反正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直至某次他早上醒来去叫久久没起来的黄少天起床,他才猛然想起三个字,那困扰着他家孩子的该是…

发情期。

靠!

因为黄少天是长得一副人模人样,叶修都忘了对方其实不是人类,而是不知甚么蛋孵出来的人型生物,得知起因的他立马传了个讯息给魏琛,却得不到任何回复──又不知跑到哪里鬼混!

无可奈何之际,在叶修找不到同种雌性的情况下,他只替黄少天找来了所有卵生动物,包括鸡鸭鹅等等,大家都是卵生,大概也能代替一下吧?不过想当然尔,这招的效果是零。

黄少天的征状越来越明显,情绪也越来越暴躁。

叶修只得让人多吃点下火的,多花点时间做对方最爱的「顺毛」,只是每次摸摸脸颊、摸摸头顺毛时黄少天都能安静下来,但当他停下没多久人就反而会比顺毛前更烦躁。

他单纯地归咎于「顺毛时间终结,舍不得」。

这点误解,直到叶修偷偷听到黄少天终于叫他的名字而不是「妈」的时候、而当时对方正在做不能描述的事情时,获得澄清。

……

 

他家孩子好像有恋母癖,急,在线等。

 

 

 

评论(13)
热度(41)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