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轩策] 猫(上)

27-12-2014 整理。

*前天晚上不想睡就写了相遇的白猫吴羽策side,然后开始跟小伙伴 @虚空万里双鬼同路 写下去wwww

*其实我由始至终都只想写「李轩其实是只变灰了的白猫」还有「(深情)我愿意陪你变成灰猫」结果便扬扬几千字。

*不用描述的话我可以更逗比(欸)

*策轩策太麻烦,只好写轩策←

*可能之后也会继续用这设定…(?)然后下部分我还没有整理好(被打#)

*其实我很想写狗血

 

相遇

 

李轩是在一次巡视地盘的时候看到吴羽策。

当然他只觉得眼前一亮,并非他从来没有看过白猫,而是眼前这只却紧紧抓住了他的目光。

他看着、他观察着。

他知道眼前这只洗得干净、连步姿也比其他猫来得漂亮的白猫不是一只流狼猫,但却见对方一直东张西望,似是在找寻甚么…

跟主人走失了吧?

他努力保持镇定走上前,来到对方的面前。

「喂,走、走散了吧。要跟我走吗喵?」

喵、结巴了,六十分。

第一次约母猫,经验不足,是这样了。

 

吴羽策是一只白猫。

第一次离开家里、其实是跟主人走散了的时候在街上遇上了一只灰猫,灰溜溜看起来脏脏的,但他没有说直截了当对着灰猫说:「你好脏。」毕竟在那刻他已经跟着对方身后,来到对方的猫窝。

──寄猫篱下、在那乱乱的窝里暂住下来,就无谓对猫指指点点,一天而已。

作为家猫,吴羽策还是有点洁癖,还是能忍耐,跟找不到主人而要流落街头相比,住猫窝要好上很多。

刚巧有猫愿意帮忙也何乐而不为?

 

 

同住

 

https://images.plurk.com/Rj014I2AqKCnWKkXu6qaR.jpg

毕竟只是暂住一天而已。

「……」无言。

毕竟只是多暂住一会,等找到主人就会回去。

「……」嫌弃。

毕竟只是……

「……」认命。

认你他喵的命喵!

吴羽策没想过一只猫的窝能乱成这样,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在多天出去找寻也不能找到主人的他也渐渐没甚么期望,他想大概也要再借住在李轩这里吧,因此更觉得对方的猫窝乱得无法接受。

「喵!」只是走一步就碰到东西。

「喵!」再走了两步又被砸下来的东西吓到。

不由得生气起来,但这是对方的窝,只好忍住想一把火烧掉的冲动开始把对方的猫窝收拾好。

就算可能只多住那几天,也要!

 

李轩在外面回来,就发现乱七八糟的窝被整理得好干净。

他没有多想,因为有些更重要的事要做,「我的东西都放哪了?」他伸出爪子翻翻找找。

「你想找甚么!」吴羽策见人一回来又乱丢东西,生气地问。

李轩转头看向了吴羽策,歪首:「找……玩具?隔壁老王生了一窝的小猫,送给他们玩儿。」

「玩具在那边,别再乱翻!」吴羽策用猫爪一指,那有的没的、不知有何用处的玩就被他堆在那边,杂乱得不想整理。

「哦。」李轩自然地点了点头,走过去挑了几样就叼去给隔壁的小猫。

 

 

误会

 

李轩见过了老王家的小猫一脸欢愉的回到家,便他看到正在他窝里的吴羽策,心中更是满足起来。

他走近,在猫的脸颊亲昵地舔了舔,无视了对方片刻的僵硬,说了句:「阿策……我们什么时候也来生一窝小猫?」

虽然对着才住几天的白猫说这些不觉得很失礼,但既然猫都愿意住下来,总是对他有点好感吧。

只是…

「咦咦,阿策你为什么生气了?」李轩突然觉得莫名其妙。

「是公!」吴羽策细长的猫眼盯着李轩。

「咦……喵……啊、呃,阿策是公猫?喵!」李轩顿时觉得风中凌乱──吴羽策是公猫!?不会吧!不是吧!

「唔、喵……喵呜……」他心中万分挣扎,当初是他把猫留下来的,但一个窝住两只公猫……

「就、就算你是公猫也没关系!还是能留在这嘛……」李轩短短时间内已经决定要吴羽策继续留下,打哈哈的道:「哈、哈哈……只是个误会,误会……别介意,把我刚刚说的话忘了喵……」虽然神色还是有点僵硬。

 

 

被骗

 

李轩其实不是灰猫,他只是只脏了的白猫,这是吴羽策很久以后才发现。

那一天李轩被人类抓走了,那是一个好心人,看来是想收养李轩吧!人类帮他清理了身上的肮脏、把他理毛,弄得他全身都香喷喷,只是他却一心想着回窝里,所以趁人不注意时溜了回来……

结果当他跑回窝里,吴羽策却回了他一句:「你谁?」

那刻,李轩顿时觉得玻璃心碎成一片一片。

「我是李轩啊!」

「骗人,李轩是只灰猫。」

「阿策…我是白猫…」

「……」

「……」

「……好样的,李轩你敢骗我!?」

「冤枉啊大老爷!」

李轩逃出窝、跑到河边,看着河中自己的倒影也觉得变化挺大,也难怪吴羽策认不出来,想及此不由得沮丧趴着。

猫不喜欢水可是天性……他久久没碰过水毛发自然就变成灰色了。

「阿策不喜欢我这样吗?」他哀伤想着是不是再去把自己弄脏算了。

吴羽策见猫逃出去,只是待了一会就出去找李轩,在河边见到对方时又想起自己被骗,走近后顺势一记猫脚就把对方踢下水。

──咕噜咕噜…阿策果然不喜欢白猫!

 

踢了猫一脚心情舒畅的吴羽策回到窝里,想到以前一身灰的李轩不由得嫌弃的自言自语。

「李轩好脏。」

「…以后帮他清理一下好了。」理所当然的念着,丝毫没发现自己已经打算长久的留下来。

「……但是好脏。」他一想要用舌尖舔着脏毛就挣扎起来,「……嗯、」

 

 

洗澡

 

自从那次灰猫李轩回复真身后,吴羽策的日常工作多了一样。

「李轩,给我去洗干净。」

李轩一脸不情愿:「……真的要洗吗?我…讨厌、」

对着人可怜兮兮的样子,吴羽策直截了当的说:「不洗干净就别回窝了。」

李轩听毕立马去洗。

苦苦的洗。

水好讨厌的洗。

边炸毛的洗。

直到洗干净之后把水甩干,哭唧哭唧的回到窝了。

「乖。」躺在窝里的吴羽策对猫招了招猫手,伸舌舔舔干净了的李轩。

 

 

夫夫檔

 

李轩纵然看似常被吴羽策压住,别的猫都笑他妻管严,但他其实是附近的猫老大。

题外一句,对那啥管严,他还挺乐意的。

身为猫老大,除了要多巩固地盘,当然也要去扩张领地,而这天,又一次……不过今次却有些不同。

吴羽策冷盯着正要出去的李轩,一只猫爪挡着对方的去路,「李轩,我不是那么娇生惯养。」

「阿策不是不喜欢脏吗,我出去就好。」

他的确是有点洁癖,可是要堂堂公猫窝在家等另一只公猫?吴羽策的自尊绝不容许。

吴羽策紧紧看着李轩,小声低喃:「…我愿意陪你当只灰猫。」

「阿策!?」李轩突然听到对方难得的告白,惊喜的叫道。

但吴羽策却无视李轩凑近、傻傻地喵喵叫的样子,冷冷的道:「李轩,你爪子给我磨亮一点。」但语气再冷也掩饰不了耳尖的微红。

 

 

抢地盘

 

平日,要是李轩打架输了,吴羽策会嫌弃的说道:「你好脏。」然后轻轻地帮对方舔伤口。

但是今天他却生气了,生很大的气。

「今天不准进来。」

「……」他一个在窝里,看着在外面卷缩一团的李轩,要是以往对方大概厚脸皮死缠着的…

「你在外面磨叽甚么。」他又道,见人缓缓抬起头朝自己看着却仍然没进来。

「还不进来…?要我出来请你吗,李轩?」待人战战兢兢地走进后冷哼一声。

李轩就站在吴羽策的面前,身上脏乱、有些毛皮秃了一小块、甚至还沾了血迹,狼狈不堪,看到对方这样,生气,却又生气不下去。

他沉默半晌才道出一句「下次不准。」深吸几口气平缓情绪,又语:「就为了条小河的使用权去跟大猫打,你疯了吗?」

「欠揍找我,我帮你。」他狠盯,再又重复一次:「总之别让我看到有下次。」

「嗯…」李轩站着,想要走近却又怕自己身上的污泥沾在吴羽策身上。

吴羽策静静看人一眼,坐下来用尾巴把自己卷成一团,「我会担心。」埋首在毛皮中的声音显得细小,「就剩你了…」他缓缓地说着:「你走了,谁还会对我好?」

 

 

 

评论(7)
热度(50)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