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双鬼] 求婚后续


10-11-2014 笔。

*我好像不是在更黄叶肉就是双鬼←双鬼萌萌哒!

*事缘是三个月前小伙伴 @虚空万里双鬼同路 的「李轩的求婚信」,内容简单的就是说夺冠之后就一起吧!当初说了要写后续结果今天才动笔(你#)最后经理的出镜率比阿轩还高。

*前几天在哀号我的存稿都是肉,实在痛痛,我决定把肉稿继续存下来吧!等我成为肉与清新并重的小清肉才放吧(啥#

 

---下收文。

 

在他收到那封自国外寄来的信件时,已经是八月五号的中午时分,当下他便立即刷了刷手机,毫不犹豫就买了最早的机票,只带着护照和钱就离开了宿舍,连经理也是在出租车上才通知的。

「小吴,你有签证了吗?」话机另一方的男子问道。

而在此刻,吴羽策才想起起自己此行的鲁莽,缓缓地敛了敛眉说道:「…没。」

他正想开口叫司机回程时,经理又再开口:「唉,就知道你肯定没想过,行行,我去找个人给你捎来。」

「经理?」

经理似是为吴羽策口中的疑惑而多了点得意的意味,「之前进国家队的名单公布后,上面也打算让战队的人都过去一躺,就一早帮你们办了签证,哪知道你们都不想去那就没再讲,不过现在可好,小吴你过去一躺也让钱花值了。」

甚么花值了,只有他一人去也是不值,但吴羽策还是郑重地和人说了句:「…谢经理。」

「谢甚么,你走这么急肯定有原因。」对于吴羽策的冲动经理倒是表示理解、纵然并不知对方因何事而行动,只是毕竟他是自虚空战队成立而来一直看着他们成长的人,各人的脾性也都摸清了,「回程票买了吗?」

「到了就会买。」

「好,那我跟阿轩讲一下、」

一听到李轩的名字,吴羽策立即打断了对方的话,「不用了经理,我自己跟他说。」

「好,一路小心。」另一人也不表示疑惑,留下唯一一句一句叮嘱的话。

「知道。」点点头,吴羽策挂断电话后便不发一言地看向车窗外,脑中浮现的是那封信件上的一字一句。

──「                        」

来到机场,经理委派的人过了一会就来到,除了拿着他的签证、一张小纸条外,还附上一张门票…国家赛决赛的门票,「帮我跟经理道谢。」把门票小心收好,办了登机、过了海关、坐在候机楼约快一个小时,期间他曾无数次以指尖滑过手机屏幕、按下李轩的名字,但他终没有联络人。

只是在服务员广播时始,站起来,一身轻装的登上飞机、前去远方的那个国家──李轩身处的苏黎世。

 

在飞机上半睡半醒的也不知过了多久,来到苏黎世时已经是八月六号的早上,比赛是在接近黄昏时举行,即是他还有数个小时的时间,首先把身上的钱换了点外汇便踏出机场。

因为是仓卒而行,想当然尔他是没订酒店也没任何准备,不过来到外地,有一张通用的信用卡亦算是畅通无阻,他倒是没感到担心,抱着探险的心态在异国闲逛、找了找附近的小商店、吃些东西,时间很快便过去,指手画脚靠着身体语言获得他人帮忙后也总算无惊无险来到了比赛场地。

操着不熟识语言的旁述,看着肤色、发色都不相同的观众,唯一没变的是那种热闹的气氛。

经过一番讲解后,首先出场的是中国队,而吴羽策几乎不需要多寻找,便看到了穿上国家队外套、走在队伍中间的李轩。

待双方选手出场,进入比赛专用的房间后,比赛便立即开始,而最后的最后…

吴羽策只记得李轩当时那抹兴奋难耐的笑容。

恭喜。

他心底如此说,也同样勾起一个微笑。

 

比赛场馆的结构大多大同小异,吴羽策没花多少时间便找到了在选手通道出来的中国队选手,他踏步上前,在叶修等人的疑惑下把视线投向明显怔住了的李轩。

「阿、策?」

「吴女士怎么来看比赛了,就你一个吗?」方锐显然比较快回复过来,上前伸手搭在吴羽策的肩上。

「嗯。」一个单音便当成回应,吴羽策看向了叶修,缓缓道:「叶修前辈,我要找一下李轩,现在方便吗?」

「只是去庆功,吃个饭,待回小吴谈完就一起来呗。」叶修扬了扬手,又再放话:「来来来,小鸭子们,跟上。」讲完便领着人离开。

直到人都走清光,李轩在吴羽策阴晴不定的目光下有点胆怯「阿…策、」

「甚么叫夺冠以后?」吴羽策挑眉。

「欸、啊!那个不就是…」

没等人回应又再问:「要是拿不到冠军怎么办?」

「…呃、」

吴羽策的双目凝看着人,久久才让嘴角扯出一个浅淡的弧度:「…答应你。」

「甚、咦?咦咦──!你再说一次,阿策!」才刚被那没头没尾的回应给懵了,下一秒便已得知对方在说甚么,惊喜的神色看向了人,手已经紧紧捉住了吴羽策的手。

「听不到就算。」吴羽策笑望向人。

「我听到了你答应了,不许反悔!」

 

──「你愿意和李轩先生彼此相伴,共同经过今后的人生吗?」

──「我愿意。」

 

 

 


评论(3)
热度(23)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