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黄叶] 520

20-05-2014 笔。

*这才是真正的520文(?)

*次序我有点忘了希望没有错,也祈望真的2020年后他们不用在外国,中间那段我网络上找回来的,错的拜托吱一声。

*终于写了世界赛相关的了。

 

荣 耀世界邀请赛,十六个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来到瑞士的苏黎世进行比赛,由十三名顶尖选手组成的中国国家队在领队叶修的带领下踏上世界舞台,在将近一个月的赛 事中披荆斩棘,最终的决赛以一个人头分打败对手成功夺得第一年世界赛的冠军。十三只代表顶级荣誉的指环就套在队员的手上,而叶修也棒着金光闪闪的奖杯站在 台上,满足而兴奋的神情、众人的掌声,一一都是留给所有热爱荣耀的人、视此为荣耀的他们最佳的醍醐味。

盛夏,这是深刻难忘的夏天。

对于黄少天而言、对于叶修而言也是同样。

各种意味上。

 

比赛结束的第二天中国队仍然留在苏黎世,国家特意订了八月八号的返国机票让队员能够有两天时间在难得的外游中到附近参观、顺道休息,而一大清早的酒店早餐时间,划分给中国队的餐桌上却少了三个人的踪影。

「前辈、黄少天跟苏沐橙呢?」

「叶修那货肯定还在睡,啧、比赛的明明不是他睡得还比我们多。」

「我下来的时候绕过前辈的房间发现他不在里面,少天也是。」

「那苏沐橙呢?」

「沐沐很早就起来说要出门,我以为她只是出去逛逛没想到她还没回来。」

「我早上七点半看到他们。」

「他们三个到底跑哪里了?」

「…嗯。」

「算了,有事就去领事馆找人。」

「啧、他们都凑在一块的,这么大了还能有事吗?」

「担心别人遭殃更实际。」

交换着彼此拥有的信息后,估计叶修他们都不会遇上甚么也就转成是日行程的讨论,而刚刚讨论中的三人,其中一个正身处于苏黎世的一间小型教堂里。

拱 形设计的天花板、用彩色绘上的漂亮玻璃窗、木制的长椅整齐地排列着,就如同其他普通的教堂一样简单而圣洁,黄少天身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配上湖水蓝色的衬衫 直挺挺地站在主祭台的前方,腰身和手臂的合身剪裁、裤管也衬得他双腿修长,自然流露出一股优雅的气质,加上平日随性地打理的头发用发蜡弄出一个帅气的发 型,整体散发摄人的魅力。

他忍着拨弄头发这种表达紧张情绪的动作,盯着教堂正前方挂着的十字架,视线也不时瞟向教堂中唯一的别人──露出慈祥笑容的神父。

该 是回应黄少天心中的煎熬,一阵悠扬的音乐适时响起,他一转身便看见紧闭的大门被推开,刺眼的日光透过门缝渗进教堂,他瞇起眼睛凝看出现在门后的两道身影──同样穿上白色西装但内里衬着灰色衬衫的叶修,而挽着叶修臂弯的人则是化着淡妆、身穿裙摆刚及膝的深紫色礼服的苏沐橙。

若是自不明就里的人眼中看来,大概以为这是女生跟男生的婚礼吧?但在四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的婚礼,属于黄少天和叶修的。

在逆光中,黄少天看不清叶修的神情,但他肯定对方的嘴角一定正勾起浅浅的笑意、侧头对着苏沐橙说些甚么,想到此他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叶修和苏沐橙挽着手走到红地毯的尽头、黄少天的身边,他对着眼前帅气十足的人笑了笑,眼角末梢也含着快溢出的暖意把以往的嘲讽眼神全都冲散。

「哎呀,怎么了,苏大小姐?」叶修失笑地看着突然眼眶一红的苏沐橙。

苏沐橙捏了捏叶修的手,语带不舍地说:「我可以现在拉你走吗?」虽非以后不能见面,但一想到对方即将成为别人的伴侣就忍不住红了眼睛,大概是那种要将生活中最重要的人正式「割让」的伤感。

「我可没所谓但就要问问另一个主角。」叶修装作苦恼地看了黄少天一眼。

「喂喂苏妹子这是拦路截劫吗?不准不准!还有还有,叶修你别以意为我听不见你讲没所谓!现在可没悔婚这招!」

叶修轻笑,「穿得有模有样一讲话就破功可不行啊,少天。」

黄少天正欲反驳,身后便传来神父轻咳的声音,只好瞇起眼睛盯了叶修一眼。

苏沐橙此刻也打起精神,认真地把叶修的手放在黄少天的手上,渗着些微水光的双目紧紧看着黄少天,「你要是敢欺负他,我就用吞日砸你!」

被对方的认真感染,黄少天也挺直身体、牵起叶修的手,以同样坚定的语气回道:「放心,我会待他很好的。」

「沐橙就别哭了,妆都融了呢。」叶修受不了似的抹了抹沐橙眼角的泪。

「我有种女儿要嫁的错觉嘛!」苏沐橙撅起嘴说。

叶修挑眉,「还女儿,照顾你的可是我呢!」

苏沐橙听毕和叶修相视而笑,然后便退到一旁坐下,不再霸估叶修,让接下来的时间让给牵着手站在主祭台前的两人。

「We are gathered here today in the sight of God, and in the face of this company, to join together ShaoTian Huang and Xiu Ye in holy matrimony; which is an honorable estate…」

黄少天跟叶修互看了一眼,眼中都带着笑意。

这不是一个正式的婚礼,亦不会受到法律保障,只是两人在这个接受同性婚姻的国家来一场象征式的婚礼。

在昨天赢得冠军后,黄少天拿着指环在空无一人的休息室中对着叶修求婚──

「冠军戒指我有几只啊?」叶修看着只是递出指环而没说话的黄少天,明知故问地说,眼中露出浅浅的笑意。

「叶修你别出声、」黄少忍不住打断叶修,要是被那种话拉走可别想再绕回来,「你、我说你…要以后跟我一起玩荣耀吗?」

「噗、」那笨拙的话让叶修按捺不住笑意,但他没有吐出如常的嘲讽,只是盯着黄少天,勾勒出一抹笑容才缓缓道:「好啊。」伸出修长的手搭在黄少天的手上。

「Will you love, honor, comfort, and cherish your partner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saking all others, keeping only unto your partner for as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他们听不懂那一段到底说甚么,但黄少天看着神父望向自己,他也懂得回一句,「I will.」

而同一段对话神父也对着叶修说,当他也回话后黄少天便抬起他的手,将一只设计简单、只是刻上彼此名前缀字母的指环套在无名指上。

两只同样套着戒指的手相握,叶修和黄少天相视,在两人的见证下亲吻了一下。

「叶修我爱你。」黄少天低语。

「我也是,少天。」

简单的祝福、简单的婚礼,却包含着重大的意义。

纵然这不具任何法律意义,但这段时刻却会让他们更坚定地携手度过日后的难关。

这是属于他们的、难忘的夏天。

 

 

评论(22)
热度(46)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