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三百萬光年

這裡是藍藍。
叫藍藍也好、藍也行。

全職高手同人,真愛黃葉和雙鬼。
其他葉受有梗才會寫。

Keep going,
keep burning.

全职 - [韩叶] 报恩

18-4-2014 笔。

*无责任番外:传送门

*送给义父 @偏执狂。 的生贺,祝你昨天生日快乐(?) 怎么@的功能好像坏了?

*原本只想写短短短的QAQ,义父大人我是渣文笔、而且没CP感QAQ

*这是昨天上班路上看到快被我踏的小鸟而想的剧情←不知啥paro,慎。

 

 

呯的数声响起。

栖息于林中的鸟兽都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惊醒过来,展翅拍翼带动枝叶的窸窣声、走兽慌忙走在泥地上、踏断枯技的声音打破森林原的静谧。

听到一下重物倒地的声音后韩文清蹙紧的眉渐渐松开,放下手中的猎枪,徐徐冒烟的枪头显示刚刚的声音是自猎枪发出,他抬脚正想迈开脚步时右臂倏然感到一下炙热的纯痛,疑惑地侧头察看却没发现手臂没样任何异样也就继续前进。

韩文清是住在山中的猎户,家中数代也是以打猎为生,耳濡目染下他从小便有一手好枪法和狩猎技巧。

数十步之距的不远处,一具躺在地上的老虎尸体出现在草丛后──鲜艳的红色自几个穿透身体的小洞泊泊冒出,若将手复在尸体上仍会感到一丝微温。

他半蹲在地上,把枪置于身旁并掏出尖锐的小刀,以熟练的手法瞬间便把尸体的毛皮整块剥出,再把内脏等东西清理干净后双手一用力便轻易地抬起虎尸,脚尖一挑猎枪将其搭在肩上,转身朝来处归去。

才刚推开家门,韩文清便见到一名陌生的男子大剌剌地坐在旁边的椅上、左肩还站着一只毛色漂亮的小狐狸,「你是谁?」半瞇眼警戒地盯着眼前人,居于深山鲜有人迹、若是迷路者多会待于屋外,会如此登堂入室的确实少之有少。

男子勾起唇角笑了笑,侧头似是跟小狐狸讲些甚么后抬手随性一扬,「甭多心,我叫叶修,来嗯…报恩的。」

「报恩?」叶修说出的话更让韩文清质疑,他没见过叶修又何来帮忙、甚至是报恩之说?

叶修手撑在桌上托着腮,似笑非笑的开口:「嗯。对了,你叫甚么名字?」

「连报恩对象的名字也不知道?笑话。」韩文清冷冷地说,身上散发的气势也越来越强,但叶修却像没有察觉般神色自若。

「你没讲我当然不知道。」还一脸理所当然地回应。

韩文清紧瞅着叶修,突然瞥见其眉间似是带着一抹淡红,但再细看也已消失无踪,脑中闪过疑惑的一瞬已下意识地开口:「韩文清。」

叶修点点头,白晢修长的手指此时伸出指向韩文清的身后,「我说老韩,你背后那老虎能放一旁吗?头对着我看着就心寒。」语落还装个受不了的表情。

刚为着那声显得过于熟络的称呼而皱眉,没来得给出口制止,韩文清便因对方话中的后续而想起扛在身后的猎物,手脚麻利地把东西都放好后他靠墙对着百无聊赖的叶修说:「说,到底甚么事?」

「就说报恩,才两个字也听不清楚?」叶修没好气地挑眉。

「为甚么来报恩?」

听毕,叶修才一脸恍然大悟,「哦这个吗…」指了指肩上的小狐狸,「你刚刚救了牠。」

「…我没有。」

叶修把小狐狸放在桌上,手掌轻抚对方的毛皮,「这小鬼偷跑出去被老虎追,就旁边死不闭目瞪着我的那只。」瞅看虎尸一眼便扭头,「你毙了牠,小鬼就带我来找你。怎么,够清楚明白了呗?」

见韩文清不发一言也毫无表情,叶修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报恩的去去。」两指合拢成一圈弹在小狐狸的屁股上,「老韩要有甚么要求跟牠说。」

韩文清望向围在自己身边团团转的小家伙,柔软的毛皮拂过脚边,他双臂交迭,把视线投向叶修:「毛皮。」扬眉,嘴角带着一抹难以察觉地弧度。

语刚落小狐狸便尖锐地叫了声,一跳直扑叶修的怀中,圆滚滚的大眼戒备地盯着韩文清。

「我说这是要了小狐狸的命呗,找个谁剥了皮还能活?想不到老韩你脸恶心也黑!」叶修抛给韩文清一副「看错你了」的神情后双手捧起小狐狸:「哥就说你报甚么恩,现在要求也提了你能不剥皮吗?」

「嘎嘎──!」

「我可帮不了你,难不成我来?」叶修白眼了小狐狸一下。

「嘎嘎嘎!」

「你不知道那我晓得?那冷脸语出惊人一肚子坏水残害可怜小动物冷血心麻没人性,怪我呗?」叶修边说边瞟看韩文清,「好了,安心去,看他这样子剥皮一定快又准,不会痛的。」他把失去反抗能力、双耳垂下来没精打采的小狐狸递出,「老韩,你就动手吧。」

韩文清淡淡地接过,大手摸上毛皮没意外地感到掌下一阵僵硬,「放心。」他掏出小刀。

小狐狸颤抖着紧闭眼睛,但意料中的痛楚却没来临,鼻间反而嗅到香甜的鲜肉味道,牠缓缓睁眼,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放在眼前的肉块,然后便看见叶修忍着笑意的神情,「嘎嘎嘎──嘎!」

叶修走上前,指尖点在小狐狸的鼻尖上,他早就察觉韩文清只是开个玩笑──纵然那副刚毅认真的脸容没露出甚么异样,但他就是没来由的知道──带着淡淡笑意的双目望向韩文清,「老韩,认真讲有甚么要求吧?」

韩文清敛眉思忖片刻,「没有。」对上叶修含些微质疑的目光时,他再次重复,「没有,不用报恩。」

「这可不行…」叶修苦恼地低喃,叹一口气后缓缓上前停在韩文清身前,扬眉一看对方,「先说,可别突然搞偷袭。」笑语后微弯下身,一阵好闻的森林气息窜进鼻间,他贪恋地吸一口气后在韩文清左胸与锁骨间的位置印上一个轻柔的吻。

当叶修凑近时,韩文清才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然后胸膛上出现一下微热的感觉,正想开口问叶修在搞甚么的时候隐约间似是看到对方的头顶有些甚么,好奇地伸手一摸。

「喂,好端端别毛手毛脚咦?」叶修一手拍掉韩文清的手后愕然地瞪眼看着对方,「你、看到我的耳朵?」

原来是耳朵吗?

「是。」

叶修明显地一怔,「不会吧……」小声嘀咕,带着不敢置信的眼睛上下打量韩文清,瞥见对方神情中的疑惑,他清咳一声,神情已回复正常,伸出指尖:「以后有需要就叫我的名字,这印记可以让你免遭狐族的戏弄。」

「印记?」韩文清垂首,对方漂亮的指头按在刚刚感到微热的位置。

「嗯。」叶修点头也没再解释甚么,手一挥让小狐狸回到自己的肩上,「那个、我先走了,老韩。」话落便转身,迈开脚步就踏出小屋,莫名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韩文清皱眉盯着叶修急不及待离去的背影,没意作甚么挽留的动作,只是再次低头望了望。

 

「嘎嘎!」

「我自己订的规矩用不着你提醒我。」走远的叶修淡淡地说。

「嘎!」

「喂喂,这要做叛徒了?那冷脸给你甚么好处?素质呢?忠心呢?」叶修回头,朝韩文清的小屋若有所思地看一眼,「韩文清…」低喃,嘴角一扯。

 

 

评论(37)
热度(49)

© 四千三百萬光年 | Powered by LOFTER